返回

寒 食

  “高田二麦接山青,傍水低田绿未耕。桃杏满村春似锦,踏歌椎鼓过清明。 ”“寒食花枝插满头,茜裙青袂几扁舟。一年一度游山寺,不上灵岩即虎丘。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中的两首,为我们描绘了寒食那天的景象,鬓簪荠菜花、头戴杨柳圈的女子,身着漂亮的衣裙,一叶扁舟,正往山水间踏青去了。

  寒食,正好是冬至后的一百零五天,据说这天必定有疾风暴雨,所以古人也称寒食为一百五日或冷节。如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说,京师以冬至后一百五日为大寒食,前一日谓之炊熟。因为寒食前接上巳后连清明,人们容易混为一谈。隋唐时,人们把寒食定在清明前二日,宋代则定在清明前三日。寒食是个独立的节日,且十分重要,人们会在这

  天做两件事,一是禁火,二是上坟。那么寒食为何要禁火呢?流传最广的说法,就是晋文公重耳与谋臣介子推的故事。晋文公因受介子推“割股啖君”之恩,没能及时报答,造成无法弥补的结果而后悔莫及,为了表彰介子推“守志焚绵上”的高洁品质,重耳告昭天下,在介子推被烧死的这日禁火,不准烧火煮饭,只能吃冷食,全国上下一齐禁火来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也于每年的这一天上绵山祭祀,久而久之,形成了寒食上坟的习俗。然而《左传》、《史记》中并无晋文公放火烧山之事,倒是司马彪《续后汉书 •周举传》提到了,他说:“太原旧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龙忌之禁,辄一月寒食,莫敢炊爨,老小不堪,岁岁多死者。举既到州,乃作吊书以置子推之庙,言盛冬去火,残损人命,非贤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还温食。 ”可见当时人们要吃一个月的寒食,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所以在并州刺史周举的努力下,终于将一月禁火减至三日。

  ◎介子推像(《东周列国志》插图)

  ◎扫墓(《西方人笔下的中国风情画》)

 

  苏州在唐代寒食也禁火,至清明日取新火,张籍《寒食后》诗有“田舍清明日,家家出火迟”;张继《阊门即事》也有

  “试上吴门窥郡郭,清明几处有新烟”。禁火之前,必须做些吃食,称之为寒具,苏州人家通常做稠饧冷粉团、大麦粥、角粽、青团、熟藕等,既是祭祖时的供品,又可供人们在禁火日食用。明代时依旧禁火,王世贞《江南乐》云:“亚字城西沽酒,桃花坞头放船。春城处处啼鸟,寒食家家禁烟。榜枻飘来罗带,羃䍦抛却珠钿。么童摄客施粉,姹女当垆数钱。隙日金鳞拥钓,柔风玉鬣垂鞭。五陵侠客空老,何似阊门少年。”到了清代,不知何故,祭祀时还必须烧个时令热菜——笋烹鱼,或许有人为了寒食也能吃到热饭菜,故意说冷食不宜给鬼神吃,于是苏州人家从此寒食不再禁火。徐达源《吴门竹枝词》写道:“相传百五禁厨烟,红藕青团各荐先。熟食安能通臭气,家家烧笋又烹鲜。 ”袁学澜也有“田家墓祭无多品,烧笋烹鱼酒一卮”之咏。由此可见,最迟至清代,苏州寒食已不再禁火,尤侗《清明》诗有“不须乞火邻翁舍,吴地从来未禁烟”之句。

  寒食这天,祭祀祖先,称过节。或来到亲人墓前,供上花、果、锡箔等物,称上坟、上冢等,各地早有此俗。据《旧唐书》记载:“开元时,敕云: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代寝成风俗。士庶之家,宜许上墓,编入五礼,永为常式。 ”从此,上坟拜扫尤为隆重,每遇寒食,田野道路,士女遍野,纷纷前去祭扫。宋代苏州,不但寒食上坟外,十月朔也要上坟,范成大《吴郡志》卷二就记道:“十月朔,再谒墓,且不贺朔。”苏城的富有人家,有春秋二季上坟的,普通人家则于清明前一日至立夏间的某一天上坟。路远的泛舟具馔以往,近的则提壶担盒而出。即使家里很穷,也要备壶醪豆豕。苏州墓地集中在西郊山中,每遇上坟时节,大户人家的男女,炫服靓妆,楼船宴饮,笑语喧哗,合队而出。寻常人家的宅眷,则淡妆素服,也泛舟具馔以往。到岸舣舟,坟垅数十里间,子孙提壶挈榼,轿马后挂着楮锭。蔡云《吴歈百绝》有“柁尾飘飘挂纸钱,出城都是上坟船”之咏,可见那几日,出城上坟的船只首尾相接,充斥河港。

  祭坟时,必具香烛、纸锭及肴馔数样,清酒数杯,设祭于坟前。祭毕,焚化纸锭、洒酒、添土;并祭山神、奠鬼邻。凡新娶媳妇,必须同行,称之上花坟。若上新坟,应在春社前,有“新坟不过社”的谚语,祭时还要于墓侧号啕大哭。周宗泰《姑苏竹枝词》咏道:“衣冠稽首祖茔前,盘供山神化楮钱。欲觅断魂何处去,棠梨花落雨馀天。 ”一时纸灰满谷,哭声哀戚,古朴淳厚之风可见一斑。拜扫哭罢,也不回家,顺便携家就近游览庵堂、寺院及旧家亭榭等处,至日薄西山,才迟迟归去。许锷《寒食踏青》咏道:“饧箫吹暖好春光,郊外游人逐队忙。绝胜溪山开罨画,剧怜时世竞新妆。随风柳絮黏行屐,出色花枝露短墙。蹋踘飞堶闲同足,踏青归路笋鞋香。”

  踏青也称春游,泛指春天到郊野游览,是中国节令民俗活动的重要内容,源于远古农事祭祀的迎春习俗,踏青风俗由此流行全国,后来演变成带有礼制特点的风俗流传下来。唐寅《醉扶归》咏道:“冷凄凄风雨清明到,病恹恹难禁这两朝。不思量宝髻插桃花,怎当他绣户埋芳草。挈伴踏春郊,风头枉绣弓鞋巧。 ”上坟后,人们趁着明媚的春光结伴嬉游于郊外,并携带酒肴,相聚欢饮,待到暮色降临,各携途中所买枣

  炊饼、黄胖傀儡、山亭戏具、画卵鸡雏等山中土产,哄儿女们开心。真是哭笑无端,哀往而乐回,以尽一日之欢。踏青除结合上坟进行外,同时有插柳、打秋千或驰马于野外、探花于名园等活动,并因此成为一种综合性群众娱乐活动,延续至今。

  此风俗城乡相同,也有懒惰的后辈,托词公务忙,没有时间,或者出外营生,远离家乡的,数年不上坟的也有。包天笑虽定居上海,但仍然不忘回苏上坟,即使错过了清明,也必定利用假期,择天气佳晴的春末夏初,“如果作春游,真是大好时光”,上坟的同时,可以全家出游,欣赏春日好景色。包天笑在《钏影楼回忆录》中就记述了他们一家上坟的情景,从中可以看出当时苏州人家是如何上坟的。

 

  ◎卖香烛(《营业写真》)

  ◎春郊策骑图(明 •文嘉)

  

  包天笑家的祖坟在白马涧乡村,每次去都须坐船,他们雇用的船,停泊在崇真宫桥堍陆状元住宅前,是条小快船,有六扇玻璃窗,船婆是个孀妇,母女两人,依此为家,也靠了这条船生活。本来苏州城里人家上坟扫墓,妇女小孩都不大去的,妇女缠脚,行山路不便,妇女不去,小孩也不去了。可是现在也不拘了,反正是要坐山轿的,于是当夜即烧好了祭菜,备好了祭品,第二天一清早,便出发了。

  “船出阊门,一路进发,过了铁岭关,全是郊区了。久不作郊游,天气又这样的好,桃花还未全谢,东一簇,西一簇,也没有人理它,随意开花。一路上的菜花,又黄得使人耀眼睛。船到环龙桥,已有许多抬山轿的男男女女挤在那里。有一个中年的乡妇喊道:‘那是包家里的少爷,我前抬过他的。 ’又有一个半老妇人道:‘他旧年也不曾来上坟呀。 ’他们的记性都很好的,一与他们接触,总是牢牢的记着不忘的。闹闹嚷嚷中,我们上了岸,从这里到墓地,路不算远,总是要坐山轿的。那就是要两肩山轿,我坐一肩,我妻和我女坐一肩。由他们支配下来,奇妙极了,两个女人抬我,两个男人抬我妻和我女。问他们为什么如此安排?他们说:‘你一人身轻(我当时身体甚瘦,体重百磅多),你少奶奶还有个小姐咧。 ’我想想也有道理,何必一定要男抬男,女抬女呢。问了我妻,她也不反对。此外还加了一个十五六岁男孩子,挑了祭菜品等,一同上道了。”

  到了墓地,替包天笑家看坟的坟客(苏人对于看坟者的称呼),早已得信,即来迎候,那是一个中年寡妇,叫阿罩娘娘,便一起到墓地祭奠,见松楸无恙,扫除清洁,包天笑心中略可安慰,馂馀照例送给坟客,又分派了“添土钱”。(添土钱者,坟邻的儿童辈都来聚观,各给以数钱,使之勿来坟地践踏。)于是坟客邀往其家小坐,请包天笑一家人喝杯茶。平时她家里是不吃茶,只饮白开水的,茶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包天笑一家回到船上,时已近午后两点钟,随即开船回去,大家也就在船上吃饭。饭菜是船上母女两人烧的,有红烧鲫鱼、荠菜炒肉丝、虾仁蛋花汤,这两菜一汤,不脱苏州风味,加着这时候,他们的肚里也觉得饿了,愈加觉得适口有味。吃过了饭,看看沿河一带农村的风景,小桥流水,幽草闲花,这也正在农忙时期,农人却觉得自由自在。

  ◎春游晚归图(南宋 •无款)

  

  归途中,舒舒服服地坐在船上看风景,可以视作包天笑一家上坟之后的游春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