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 草

  古人斗百草,起自清明,终于端午,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咏道:“社下烧钱鼓似雷,日斜扶得醉翁回。青枝满地花狼藉,知是儿孙斗草来。”

  吴地斗草风俗悠久,相传最早是吴王与西施有斗百草之戏。龚明之《中吴纪闻》说:“吴王与西施尝作斗百草之戏,故刘禹锡诗云:‘若共吴王斗百草,不如应是欠西施。 ’”斗草为春天风俗,儿童于田野采撷芳草,置之怀袖,呼群引类,赌斗输赢,闺阁中人则去花园药圃采来各种名葩,围坐在一起审详品类,看谁找到的花草更奇更多。袁学澜《斗草词 •调寄西江月》咏道:“芳草南园绿遍,阑干绿曲油红,招邀姊妹逐春风,采撷芳菲百种。坐藉青苔翠毯,宜男各佩怀中,笑声一片隔花丛,赌得钗头金凤。”

  ◎群婴斗草图(清 •金廷标)

  ◎斗草(清绘本《红楼梦》)

  

  旧时采百草可疗疾,俗称“草头方”,供药饵。实际上斗百草之戏,是由端午踏百草、采百草风俗变化而来的一种传统游戏。斗草如何斗法,最原始的是两人对拉草茎,比试韧性,断者为输,北京人称为“拔根儿”,东北人称“勒筋儿”。也有令人啼笑皆非的,如唐中宗朝安乐公主就用胡须来作斗草之用,《刘宾客嘉话录》记道:“宋谢灵运美须,临刑因施为南海祇洹寺维摩像须,寺人宝惜,初不亏损。中宝朝,安乐公主五日斗草,欲广其物色,令驰骑取之,又恐为他所得,因剪弃其馀,今遂无。 ”这不但破坏了文物,也是一桩好笑的事,故杨基《斗草》诗云:“珠玉赠牙签,争奇手自拈。一筹矜独胜,袖有谢公髯。 ”袁学澜对此很是不解,他认为《尔雅》中记有二百八十种草,《炎帝本草》中,除蔬谷外,也有一百六十四种,至李时珍《本草纲目》,则已多达六百多种,这么多的草不斗,安乐公主为何偏要取胡须来斗呢?袁学澜不明白,安乐

  ◎斗草图(明 •陈洪绶)

  公主的斗草是“拔根儿”,而另一种斗草则是斗智慧。另一种斗草,也包括斗花,长安仕女就于春时斗花,她们于发间戴插奇花,多者为胜,纷纷以千金买来名花,植于庭院中,以备春时之斗。故而斗花、斗草渐以数量、种类、品质为衡,久而久之,就以植物学知识来作比拚了。花蕊夫人的《宫词》,描写了五代西蜀的宫苑里,几个稚气未脱的宫女,于怒放的红芍药花栏前,坐在各自采集的花草堆上,这个拿着春蒲,说它像箭;那个拿出荇叶,说它似钱。嬉戏笑闹,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词云:“斗草深宫玉槛前,春蒲如箭荇如钱。不知红药阑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钿。 ”数百年后,相同的场景又发生在曹雪芹笔下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女中,同样是红芍药花开的季节。《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中,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人,在红香圃外斗草的情节,写得十分生动,令人身临其境。“满园玩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坐在花草堆中斗草。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 ’那一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一个又说:‘我有君子竹。 ’这一个又说:‘我有美人蕉。’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 ’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 ’这个又说:‘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 ’那个又说:‘我有《琵琶记》里的枇杷果。 ’荳官便说:‘我有姐妹花。 ’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 ’荳官说:‘从没听见有个夫妻蕙!’香菱道:‘一个剪儿,一个花儿,叫做兰;一个剪儿几个花儿,叫做蕙;上下结花的为兄弟蕙,并头结花的为夫妻蕙。我这枝并头的,怎么不是夫妻蕙? ’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

  《镜花缘》第七十六回《讲六壬花前阐妙旨,观四课牖下窃真传》中,也有一段斗草情节,这样写道:“紫芝自言自语道:‘今日方替闺臣姐姐出了这口闷气。’一面思忖,已进了百药圃。只见陈淑媛、窦耕烟、邺芳春、毕全贞、孟华芝、蒋春辉、掌浦珠、董宝钿八人都在那里采花折草,倒像斗草光景。连忙上前止住道:‘诸位姐姐且慢折草,都请台上坐了,有话奉告。 ’众人都停下了手,齐到平台归坐。陈淑媛道:‘妹子刚才斗草,屡次大负,正要另出奇兵,不想姐姐起来,忽然止住,有何见教? ’紫芝道:‘这斗草之戏虽是我们闺阁一件韵事,但今日姊妹如许之多,必须脱了旧套,另出新奇斗法,才觉有趣。 ’窦耕烟道:‘能脱旧套,那更妙了,何不就请姐姐发个号令? ’紫芝道:‘若依妹子斗法,不在草之多寡,并且也不折草;况此地药苗都是数千里外移来的,甚至还有外国之种,若一齐乱折,亦甚可惜。莫若大家随便说一花草名或果木名,依着字面对去,倒觉生动。 ’毕全贞道:‘不知怎样对法?请姐姐说个样子。 ’紫芝道:‘古人有一对句对得最好:风吹不响铃儿草,雨打无声鼓子花。假如耕烟姐姐说了铃儿草,有人对了鼓子花,字面合式,并无牵强,接者再说一个,或写出亦可。如此对去,比旧日斗草岂不好顽? ’邺芳春道:‘虽觉好顽,但眼前俗名字面易对的甚少。即如当归一名文无,芍药一名将离,诸如此类,可准借用么?’”像这样以口语辞令来斗草,说明这一游戏已注入了强烈的文化内涵。

  ◎斗草(清绘本《镜花缘》)

  

  斗草,以吉祥而少见的花草为胜,闺中女子春日多为之,也是闺中难得的一大韵事、趣事。其实花啊草的,一直是闺阁女子的最爱,她们不但评花论草,更喜欢将其簪于发际,而作为发饰,鲜花也最能表现江南女子的清秀与婉约,无论斜插一枝或插个满头,各有曼妙之韵。

  过了年、赏了花、斗了草,人们在桃花细雨里,在踏青的脚步中,喜气的走过春季,迎来了热情似火的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