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画舫游

关于画舫,包天笑在《钏影楼回忆录》中说,苏州自昔就是繁华之区,不但是一个水乡,而名胜又很多,商业甚发达,而往来客商,每于船上宴客。这些船上,明灯绣幕,在一班文人笔下,则称之为画舫,里面的陈设,也是极考究的。在太平天国战役以前,船上还密密层层装了不少的灯,故称之为灯船。自遭兵燹以后,以为灯船太张扬,太繁糜了,但画舫笙歌,还能够盛极一时。

苏州可供画舫出游的地方很多,从郡城而出,西郊有横塘、石湖,稍远的有灵岩山、光福、东山、西山,还有城东南葑门外的黄天荡、澹台湖,尤以阊门外山塘、虎丘最为便捷。自城中出游,不少画舫都要经过皋桥。皋桥一带,自唐代以来一直是苏城的繁华之区。白居易《忆旧游》就有阊门晓严旗鼓出,皋桥夕闹船舫回。红楼栉比,画舫衔接,酒帘飘荡,歌管声闻,皋桥成为唐代苏州绮丽靡华的记忆。能歌善舞的妓女泰娘,在皋桥上也留下永久的屐痕,刘禹锡《泰娘歌》讲述了这个不幸女子的哀怨故事,诗云:泰娘家本阊门西,门前绿水环金堤。有时妆成好天气,走上皋桥折花戏。明清时,皋桥一带依然繁华,当时活跃在苏州文坛、画坛上的吴宽、祝允明、文徵明、唐寅、王世贞等对皋桥是再熟悉不过了,无论春日光福探梅,夏日石湖观荷,还是秋日吴山登高,冬日虎丘看雪,画舫出游都要由此经过。

画舫之游,明清最盛。其船四面垂帘帷,屏后另设小室

◎画舫冶游图(明 ·文嘉)

如巷。香枣厕筹,位置洁净,粉奁镜屉,陈设精工,以备名姬美妓之需。船顶皆方棚,可载香舆。婢仆挨排头舱,以多为胜。春色明媚,挟妓出游,是件赏心悦目且身心愉悦的事情,颇为旧时文人钦羡,所以选择出行工具必定是最舒适、最惬意、最富情趣的画船,身边顾盼娇俏的女子,以及各式精致船点船菜,令人在大饱眼福的同时,大饱艳福、口福。游山而进泊岩涯,串月而横穿桥洞,有卧榻安闲之适,无鞍马颠顿之劳,凭舷而换岸看花,倚舰而移林听鸟,东坡称水枕能令山俯仰,风船解与月徘徊,洵曲尽水窗之妙也。(袁学澜《吴门画舫游记》)

一岁之中,以新秋棹游最宜,这时溽暑初收,天气稍爽,泊舟于浓绿成阴之处,沉瓜浮李,雪藕调冰,真幽绝而闲雅。沈朝初《忆江南》咏道:苏州好,载酒卷艄船。几上博山香篆细,筵前冰碗五侯鲜。稳坐到山前。 ”当然在炎灼如焚的三伏天,画舫乘风凉,也是不错的选择,最受风流倜傥的游闲子弟的锺爱。他们载酒肴,招佳丽,呼朋引类,舣棹于胥江万年桥,或虎阜十字洋边,水窗敞开,风来四面。荷香柳影之间,青幔遮阳,碧消暑,佳人雪藕,公子调水,随意留连。作牙牌、叶格、马吊诸戏,谓之斗牌,或习清唱。白堤两岸,青舫

 

◎舟中赏月图(明 ·文

 

相衔,高架棚灯,争相赌曲,夜以继日,称之曲局。或即凉亭水榭,招盲女琵琶,弹唱新声绮调。更有游士滑稽,演说稗官野史,杂以科诨,以资姗笑,称之说书。豪家置酒属客,各于此时递为清暑之宴,这些公子哥儿简直就是借乘凉之名而大行其乐。袁学澜《虎阜竹枝词》便咏道:说书赌曲聚名家,荷诞乘凉向水涯。十字洋中停鹄舫,笙歌人隔数重花。 ”“柳影荷香映绿逢,牙牌坐斗夕阳红。人间热恼无穷事,付与清凉一阵风。

无论石湖行春桥畔,还是虎丘七里山塘,抑或是横塘、光福西崦湖一带,在花船上,正可兼得食和性的双重享受。坐着画舫,作如此冶游,也就需要有酒食的安排,苏州的船菜和船点就是这样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