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炉

农历十月一日为开炉日,苏州的冬天虽不像北方那样冰天雪地,但下起冬雨来也是十分阴冷潮湿,此时围炉闲坐,更适合回忆往事,思念亲人。范成大就有《十月朝开炉偶书》一首,小序云:余病归二年,未能拜扫松楸,曩常以此日侍先兄游洞庭,并写悲感之怀。 ”诗云:圃芋今年紫,篱枫昨日丹。开炉修故事,听雨说新寒。橘社重游阻,楸行再拜难。此时西望眼,衰涕不胜弹。

冬季,是一年中最为清闲的日子,也是一年中最为慵懒

 

◎月曼清游图册 ·围炉博古(清 ·陈枚)

 

◎围炉对酒图(清 ·陆飞

 

的时光。十月朔开炉,就意味着人们可以温暖地度过寒冷的冬季,所以人们会举行一个叫暖炉会的仪式,以示庆祝。《岁时杂记》称京师十月朔,沃酒炙脔肉于炉中,围坐饮啖,作暖炉会,不问寒燠皆识炭;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也说有司进暖炉炭。天气乍寒,家家皆暖阁围炉,宴赏雪景。小家碧玉,低垂绣帘,浅斟缓酌;大家闺秀,则各自取来平日的珍

藏,欢聚一堂,在火炉边欣赏评论,以应开炉节气氛。

范成大闲来无事,喜欢约上三五知己,任凭思绪飞扬,天

马行空说笑,于是留下《雪寒围炉小集》诗云:席帘纸阁护

香浓,说有谈空爱烛红。高饤羶根浇杏酪,旋融雪汁煮松风。

康年气象冬三白,浮世功名酒一中。无事闭门渠易得,何人

蹑屐响墙东。 ”又有《北山堂开炉夜坐》咏道:困眠醒坐一

龛多,竹洞无关断客过。贪向炉中煨榾柮,懒从掌上看庵摩。

闲无杂念惟诗在,老不甘心奈镜何?八万四千安乐法,元无

秘密可伽陀。 ”十月正值秋冬交替之际,此时开炉,正是时候。 

有条件的人家为了舒适的度过冬季,选一间朝南向阳的

屋子作暖室。窗户大多用纸糊,富贵人家则以花户油窗避寒,

以新装纸阁通明,以深护绣帷聚暖。发展到后来又有钉蜊壳

窗的,即以大蚌壳、云母片制成的明瓦窗。一度生意非常之

好,以至常常原料断货。然而自出现了玻璃窗,钉蜊窗的匠

人生意一落千丈。有道是:蜊壳窗,亮汪汪,遮风遮雨兼遮

阳。昔年窗上多用此,一窗需壳数十张。近来装潢尚洋式,

玻璃窗子出出色。蜊壳生意尽抢光,钉蜊壳匠发老极。

开炉后,炉火熊熊,室内顿时暖和了许多,炉上可煮茶熬

粥。文人雅士将心爱的文房四宝、琴棋书画搬进暖室,结侣

为消寒会。团坐围炉,浅斟低唱,大蟹肥鱼,分曹促席,诗牌

酒笺,排日为欢,前人称之为暖冬。暖冬席间,最相宜的是

暖锅,荤素杂陈,吃得热气腾腾,酣畅淋漓,其乐融融,温暖无

限,如此舒适惬意地度过整个冬季。袁学澜诗《暖室避寒》,

就是一幅冬日暖洋图,明窗纸新糊,围炉火正蓄。安居冰

雪辰,小占屏帷福。金石列周遭,图书陈陆续。潮喧小鼎茶,香泛深瓯粥

普通人家取暖方式较为简单,即在房中摆放两三个炭火盆,以增加室中的热量。酷寒之际,手足冰冷时,在脚炉(也称脚婆)中放入炭火,上面覆盖一层木炭灰,置于椅子或睡床前,将脚放置其上取暖。俗话说足寒伤心,所以再冷也不能伤足,清人李光庭《乡言解颐》卷四物部上脚婆说:

在乡人之睡暖炕者,虽极寒亦不至于伤足。若木榻冷衾,颇不可耐,于是有脚婆之设。 ”除了脚炉还有手炉,李光庭手炉条写得很有意思,云:当不能袖手之时,遇炙手可热之势,炉中造化,与有力焉。夫以铜臭之物,得人摩挲而提携之,亦物之缘也。然有善用之者,安置妥帖,抚拭光洁;不善用者,或以烘腥膻,或以熨溺污,亦犹落花于茵席于粪溷之迥殊也。世间有幸有不幸,大抵如斯。” 

无论哪种取暖方式,都离不开炭墼。炭墼作为燃料,比起一般木炭来,不但烟少,而且可以根据需要做成不同形状,还可根据个人的喜好加入香料,燃烧过程中徐徐发出,香飘满屋,给围炉夜话的人带来愉悦的心情。通常在炉中周围放草木灰、炭灰,中间放烧红的炭墼,若是供多人围炉取暖的陶制火缸,中间须摆放三只品字形或四只田字形炭墼。而铜制的脚炉、手炉中,一般放一只即可取暖数小时。

古人说得好: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喝得有点微醺,尽管屋外的雨雪依旧不停,而你的身子是暖暖的,你的心是暖暖的,于是也就有了一个非常温馨的夜晚。当然,这样的享受只限于富贵人家,对于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贫家来说,只要每天有一缕炊烟袅袅升起,便心满意足了。

 

 

◎围炉饮酒题诗图(清 ·史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