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思香

  农历七月三十日为地藏王生日,据说苏人藉祭祀地藏菩萨之际,同时祭祀吴王张士诚,烧地藏香也称烧九思香,俗称烧狗屎香。

  张士诚(1321-1367),泰州白驹场(今属大丰县大龙乡张家墩)人,小名九四,以操舟贩盐为业。顺帝至正十三年(1353),因受不了官府欺压,与弟士德、士信及李伯升、吕珍等十八人,率盐丁起事,攻克泰州、高邮。次年,在高邮称诚王,国号大周,建元天祐。一度为元脱脱重兵所围,以脱脱被贬得解。十六年(1356),渡江取常熟,进克平江路,改为隆平府。并进取湖州、杭州等地。十七年(1357),降元,任太尉,每年从海道运粮济元都。二十三年(1363),称吴王,停海运粮食,仍奉元正朔。在吴中招贤纳士,有很好的口碑。在“众皆嗜杀,不礼士夫”的情况下,“张则造景贤楼以延之”,对知识分子实施较为开明的政策。在天下大乱之际,实行保境安民的政策,轻徭薄赋,兴修水利,扶持农业,鼓励工商,而使商业经济发展迅速。

  后朱元璋驻兵围攻苏城,张士诚坚守,并率众开垦娄门、葑门地区种植稻谷,以解粮乏。明人黄暐在《蓬轩吴记》中记录了当时的情景,云:“张士诚被困日久,城中食尽,一鼠售钱三百文,革履鞍,亦煮而充饥。甚危急,士诚乃集吴民告曰:‘事势如此,吾无策矣,将自缚诣军门降,以救汝曹。若死守,则城破无噍类矣。’民闻伏地长号,有死守志。不听,遣嫔御悉,自经于齐云楼下,竟钥户,举火,须臾烟焰涨空,娇娃艳魄,荡为灰烬。乃诣军门降,吴民哭声数十里,王师义之。厥后高皇帝多用吴民实金陵坊厢,盖亦取其能与士诚效死也。”朱元璋率军捣桃花坞灭张后,桃花坞的景象惨不忍睹。高启有《过城西废坞》云:“乱前游最熟,乱后问都迷。园散栽花户,林荒采菊蹊。废泉流圃浅,斜日下云低。惟有烟中鸟,迎人似旧啼。”

◎地藏菩萨(五代 •无款)

  ◎超度孤魂(《点石斋画报》)

  

  由于明代官府规定,苏州百姓不许“讲张”,无法公开祭祀,张爱民而民也爱之,张殁后,百姓假托烧地藏香以示纪念,据说张士诚恰好与地藏王同一诞日。每年七月三十日黄昏时分,苏城家家燃烛庭阶,炷香于地,称之地藏灯,也称幽明灯。另以油渣及琥珀燃之,积成一堆,其光熊熊,照彻通衢,红焰满城,道路如昼,小孩见之,莫不欣喜跳跃,以为一年之胜事。朱绶《地灯篇》诗云:“齐云楼火烧宝衣,三兴土薄秋燐飞。幽扃修夜闭何处,徒有一丘传太妃。吴人私祭四百载,琥珀流脂烛摇采。老禅呼起战死魂,沃以杨枝甘露水。三更纸钱灰舞空,鬼妾踏烟寻故宫。阴虫满地露湿草,腻膏如血凝殷红。里娘娇小不解事,自倚中门作斜睇。冷风吹火心暗惊,头上花枝颤危髻。”

  然而,顾禄《清嘉录》卷七“地藏王生日”条并无烧九思香之说,只说晦日为地藏王生日,骈集于开元寺之殿,酬愿烧香。妇女有脱裙之俗,裙以红纸为之,据说曾生产一次,脱裙一次,则可免除再生产时的危险。点肉身灯,传为报娘恩。还有寄库,就是活着的人将许多纸钱送往寺库寄存,以作来生之资。如今看来可笑的行为,当时信徒们做起来却非常虔诚。蔡云《吴歈百绝》云:“脱裙解秽一重重,村妇纷投地藏宫。砖塔夜来燃珀屑,水灯放后地灯红。 ”民国时,烧九思香另有讲究,统计一家之中男女老幼多少人,燃点香烛之副数,必与人数相等。如果这年刚好是闰七月,传说为地藏开眼日。

◎点肉身灯(《点石斋画报》)

◎肉身灯(《点石斋画报》)

  

  七月三十日,传为地藏菩萨成道日,佛经说他受释迦佛嘱托,在弥勒出生前,自誓渡尽六道众生,始愿成佛,常现身于地狱之中以救苦难。这日寺庙多佛事,民间衍生出燃肉身灯、脱红裙等民俗活动。燃肉身灯时,信徒跪于佛像前,在赤裸的臂膀上用铁钩扎进皮肉中,每个铁钩上均挂一盏点燃的油灯。

  不但男性点肉身灯,就连女子也点,妇女往往报母恩于开元寺中,百十成群,裸体燃烛肩背,男女混杂,夜以继日,时人称之“吴下伤风败俗之最甚者”。康熙时人章法《苏州竹枝词》就说:“开元寺里十王门,风卷红裙显绣裩。孝子脱衣赛孝女,肉身灯点报娘恩。 ”清初,汤斌抚吴,严令禁止,杜绝了较长时期,故蔡云《吴歈百绝》云:“最痴妇女最贪僧,旧俗曾劳大吏惩。今日开元寺中过,更无人点肉身灯。 ”想不到清末又死灰复燃,光绪二十四年(1898)《点石斋画报》就报道了马医科巷南海庵出现了女子点肉身灯之事,为时论非议。但非议归非议,点肉身灯还在孝子孝女间流行,顾玉振《苏州风俗谈》说:“今之丧家,有孝子孝女点肉身灯以报其母之恩者。盖即效法目莲救母之遗事。其法用铁架一具,人居其中,如身御衣服然,头上戴一笠,亦以铁丝缠绕而成,笠上偏插蜡炬,连全身上下四周统计之,号称九十九枝。点肉身灯时,必跣其足,袒其胸,形状奇特,为有生以来所未见。施法时,全身蜡炬齐明,照耀如同白昼,观者啧啧称羡,莫不曰孝子也、孝子也,或曰孝女也、孝女也,是诚父母之福焉。”

  此举残酷且愚昧,难怪笔者目睹其事却不以为然,认为最大的孝顺是在父母生前,死后追念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