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蟋蟀

  每年七八月间,就到了捉蟋蟀的时候,唐寅《闻蛩》诗有“孟夏蟋蟀鸣,白露零蔓草”之咏。遥想当年,苏城内外,桃花坞里,随处可见提竹筒、过笼、铜丝罩的人,往来纷纷,在田野草丛处,缺墙颓屋间,砖甓石堆里,侧耳徐听,听有“瞿瞿”声,便千方百计捕之,往往劣弱者居多,强健善斗者得之不易。

  捉蟋蟀是个技术活,除了技巧还需要足够的耐心。平江散人《苏城圆妙观竹枝词》就咏道:“谁将勇怯早能分,啷啷声多草际闻。竹箸捉来青草塞,秋风满地是将军。 ”捉蟋蟀要在黎明时分,露湿草叶时最为适宜,草丛瓦砾间通常是它们的藏身之所。听其声,察其穴,操以尖草,灌以筒水,待其跃出,以铜丝罩捕。蟋蟀,又叫促织,吴语称赚绩。蟋蟀善跳,其鸣在股,形似蝗而小,目有光泽如漆,有角翅,有红铃、月额诸名,据说观其颜色,可知其强弱,有道是白不如黑,黑不如赤,赤不如青。白露前后,取雄性而矫健的驯养,以为赌斗之乐,俗称秋兴。

  雌蟋蟀有三尾,其中之一是输卵管,故吴人俗称“三尾子”或“三枪”,又称“重台”。关于“重台”(今已不传)这个称呼,《点石斋画报》记了一则苏州晚清社会新闻《衅起重台》,令人啼笑皆非。说苏城有个名叫阿季的人,不知其姓氏,点石斋人谑称他重台,平日举止阔绰,颇有大家子弟风范。某日至带城桥附近某成衣铺,见有一群孩童麇集于地,玩斗蟋蟀之戏,一童大呼曰:“此三尾子也,何得冒充蟋蟀。 ”阿季听了,以为有心侮辱自己,遂大踏步闯入,拍桌敲台,怒不可遏。孩子父亲某乙知其误会,取蟋蟀盆看了之后说:“此不是三尾子啊,君何必多心? ”阿季更加恼怒,扭住乙之发辫,竭力凶殴,乙不敢还手,竟被殴伤数处。真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爱斗蟋蟀(《点石斋画报》)

  

  尽管晚近时期官厅严禁以斗蟋蟀作为赌博的现象,然禁者自禁,而斗者自斗,所以每至秋冬之间,斗蟋蟀者,仍各自盛行。蟋蟀为秋虫之一,雄者性善斗,人有利用其特性,每于秋间畜之以为戏。斗期至,先权双方蟋蟀重量,取两相等者,然后由双方言明斗花几枝,即赌资多少。另有一人执草(一茎六穗,蒸熟后用于驱斗蟋蟀,使之兴奋)指挥,执草的当然是双方信任之人。将斗之时,用一竹笼,叫栅,两端各具小室,双方蟋蟀各置一室,以草引之,即振翼而鸣,其声瞿瞿然,称之叫鸡。栅中间有一闸,临斗时,闸闭而两旁小门开,双方各以蟋蟀驱入小门,为入栅。入栅之后,以布覆栅面,使其稍静。然后以草引蟋蟀,令其兴奋,使其瞿瞿而鸣。这时取下覆栅之布,而以草牵引临斗蟋蟀,盘旋数回,使其精神奋发,挺立张牙。主持人即下令开闸,而闸即开。

  此时,围观者都肃静无声,凝神注视。只见双方交锋,勇气百倍,忽而两虫互持而直立,形如桥梁,谓之造桥;忽而两虫互噬,钳与钳相拚,轧轧有声。久之,两者俱倒退数步,又振翼而鸣,称之双叫。这时主持人下令闭闸。闭闸后,以湿纸覆栅面。此时双方主人必须作出决定,如果就此作罢,可以不论胜负,只须给些场地费即可。若想决一雌雄,作二度战斗,称之打二草。第二次临阵作战,其方法跟第一轮相似。再次交锋,蟋蟀往往不负重伤不停止战斗,真所谓将军本性也。在霜降节以前,称为小旗,至寒冬之后,始斗大旗,大旗小旗,以赌资高低而定。寒冬时,蟋蟀须用温水煱之,叫打汤。此时输赢较大,名曰大栅。善养蟋蟀的人,著有蟋蟀谱,以供蟋蟀爱好者研究。蟋蟀赢得胜利时,可赏得金花、红绸,主人则以此为荣。

  ◎虫王之神(北京年画)

  

  蟋蟀的一生是短暂而辉煌的,它似乎只为秋季而生,其音商,其性胜,秋尽则尽。张仁济《斗蟋蟀》咏道:“角口弹丸地,争雄角杀时。毕生能几日,何事苦相持。 ”正因其生命短暂而骁勇善战,令无数人痴迷,上自达官贵人,下至普通百姓,甚至闺中女子及孩童,更有甚者专程远道泊舟而来,俗称客虫。袁学澜《斗蟋蟀行》就生动描写了斗蟋蟀时,几家欢乐几家落魄的场景,咏道:“喜花篱落秋风起,蛩声入耳童心喜。燃灯夜搜瓦砾丛,开场博彩喧成市。破落门看失主奴,纵横席坐败家子。分旗角胜挥前茅,螳臂孤撑决战蚁。飞将争先得意鸣,竟仗幺么获金绮。须眉相率效儿嬉,工商坐此忘生理。游戏输赢难策功,彩钱散尽田园空。岁暮单衣走风雪,此身返作寒号虫。君不见半闲堂中相,金笼踞斗欢无量,韬略高谈蟋蟀经。木棉庵里生惆怅,千秋留作奸邪样。”

  贮虫之器,或陶或瓷,或竹或木,也有用葫芦的,还有出自苏州城北陆墓的泥盆,虽不华贵,历史上却很有名。康熙年间,有位苏州人“梦桂月攀氏”,撰《蟋蟀谱》一卷,其中一节论盆,就记了多个品种,如连武之竹节盆、宋贾秋壑之瑞毅盆、张之宣窑盆、龙凤山水花卉人物进贡盆、御窑五彩磁盆、梅稍月盆、五判盆、五鱼盆、清玩盆等,可见清代苏州出产的蟋蟀盆品种之多,从这一侧面,也反映出当时养蟋蟀、斗蟋蟀的人之多。

  若是宫中妃妾们享用的,自然是更为贵重的小金笼,每至秋时,宫中妃妾辈皆以小金笼养蟋蟀,闭于笼中,置之枕畔,夜听其声,庶民之家纷纷妨效。尽管当时并未有斗虫之戏,但如果丽人、绣枕而泥盆,总有点煞风景,这小巧精致的金笼,的确相当,或放在枕边,或悬于帐上,听着瞿瞿之声,在寂寞中消磨那漫漫长夜。

  ◎婴戏图册 •斗蟋蟀(清 •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