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旗纛信爆

  旗纛,这里指军中旗幡,信爆指火枪、火炮声。苏州旧时每当霜降之际,本卫官致祭旗纛仪式在桃花坞校场演武厅旁的旗纛庙举行。

      霜降,为二十四节气之一,在公历十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这时黄河流域一般出现初霜,大部分地区多忙于播种三麦等农作物。三国吴韦昭注有“谓霜降之后,清风先至,所以戒人为寒备也”。按五行之说,秋属金,金主肃杀。霜降后,寒霜渐多,霜令草木枯萎;兵也主肃杀,兵阵威武,兵器肃杀。旗纛为军队之象征,霜降之时正是祭旗纛神的大好时机,故而逐渐形成祭旗纛、听信爆的习俗。在霜降五更之时,听城中阅兵演放火枪火炮之声,称听信爆。袁学澜《续咏姑苏竹枝词》云:“饧锣响澈满街烟,开户儿童买数钱。霜落城头闻信炮,家家夜作废宵眠。 ”据说听信爆可免除喉痛之苦,或剥新栗置枕边,到时食之,有增强体力之效。祭旗纛仪式,则于次日清晨举行,俗称旗图。众官兵会集抚院,向北进发,浩浩荡荡赴校场旗纛庙行祭纛礼。一路上,金鼓齐鸣,军旗招展,官员们个个全副武装,整个祭祀仪式,极其威武壮观。民间传说,看祭旗纛仪式,能拔除不祥,所以这一天,护龙街南北挤满了前来观看的百姓。蔡云《吴歈百绝》云:“阵伍森严号令明,鏦铮金铁挟秋声。马腾士饱年年乐,信爆连珠报太平。 ”小注:“霜降日,官祭军牙六纛之神。先期弁兵等赴演武场之旗纛庙,如迎春仪,俗谓之‘收兵’,又谓之‘旗纛’。”

  ◎旗头太保像

  ◎月令图册 •霜降(明 •无款)

  

  旗纛信爆典礼,是武职官员之事,苏州城内主祭者为巡抚,藩臬两司副之。一府三县,例须站班,武官除两中军四守备外,更有六营兵及营长哨官等。祭旗纛,其实就是举行阅兵仪式,测试一下战士是“养之厚而驭之严,乃能有功”,还是“鼓噪鼠逃,去而为盗”,同时通过这种形式,将军队的震慑作用发挥到极致。周宗泰《姑苏竹枝词》云:“祭纛行师霜降前,戈矛锋锐甲新鲜。从军一夜头堪白,芦管声中迅炮连。”至清末,军队一度出现腐败现象,“今承平岁久,兵存空籍,提帅操阅之际,则雇佣夫担竖,以充点卯,复杂厕武优,以充应操练,刀牌精熟,徒取饰观。此营阅毕,复阅彼营,而即以前阅所雇之佣竖武优,以充应其数。所以军政大坏,绝无胜兵,风鹤远惊,鼠逃恐后,此诚不修武备之大患也。每岁霜 降之放演火枪信爆,亦犹奉行仲冬阅兵之遗意,要在循名以责其实,乃可耳。 ”(袁学澜《吴郡岁华纪丽》卷九)祭旗纛、看信爆,俨然成了霜降节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表演节目,怎不令人担忧。

  晚清时,祭旗纛场面依旧宏大。巡抚一职,统属文武,有鲜明之盔甲一副,以轩轿舁之而出,光彩耀目,其状态甚为威武。中军守备均系兵武职,故也各有盔甲一副,前导祭旗纛时,共有盔甲七副随行,颇为壮观。届时兵士装束为头缠黑布,足履草鞋,身御镶边马褂,腰束马裙,掩青布之绑腿,肩上扛二丈馀长的竹竿,竿一端有锐利的枪头,缀以红缨;另一端装尺馀长的铁脚,休止时可以插入土内,中间卷以绸质大旗。抵校场时,一律展开,旗幡数百,均飘展于朔风之中,这叫锚子队。其他洋枪部队、洋枪马队、炮队、藤簰队、抬枪队、大刀队等名目甚多,军队步伐整齐,纪律严明,虽几万人,仍能保持行伍之肃静,气象之森严,令人不寒而栗。祭祀完毕,各分道而归。

  桃花坞大街东段北侧的西大营门,旧时为营寨。“营”,是宋代军队的编制单位,“营门”,为军队驻扎之地。《宋平江城坊考》卷首叙目“营寨”条引卢熊《苏州府志》云:“兵之有卫,自唐始。兵之有营,则古之制。兵不杂于民,所以严武备焉。苏为辅郡,武备不可少驰,营卫不可不严。宋度旷地立营,以居厢、禁,军人尝有其处矣。”又“禁军”条云:“宋初,尽选骁勇部送阙下,以补禁卫,馀留本城。康定初,置宣毅军,大州二营,小州一营。庆历中,募健勇为宣毅,或选厢军,为之苏州一指挥。熙宁三年,改威果。嘉祐四年,诏置禁军三指挥,其新招禁军以威果为额。大观二年,诏望郡别屯一千人,一为威果,二为全捷,并以步军五百人为额。四年三月,拨杭州威果第二、第三指挥,苏州驻扎。宣和二年,因讨睦寇,仍以全捷两指挥,为杭州东南第三将驻扎。宣和四年,因方腊之乱,二月诏增置戍将。五年十一月,下江、浙诸州,各置威果、全捷两指挥,隶侍卫步军。”

 ◎炮兵(《西方人笔下的中国风情画》)

◎持枪士兵(《西方人笔下的中国风情画》)

  ◎仪仗与卫士(《西方人笔下的中国风情画》)

  

  南宋建都于杭州,苏州离杭州较近,部分禁军设在苏州。吴中军制,以雄节为南营,全捷为北营,威果为中营。西大营门和中大营门,均为军队驻扎之地。娄门至宝城桥,顺治十六年(1659),将军祖大寿,尽拆民房为满兵营,迎春坊为镇帅府,故而有大营门之称。康熙三年(1664),满兵移驻镇江,在苏州留下了西大营门、中大营门和东大营门的遗迹。故而也留下了桃花坞大片荒芜的土地,才有了北园醉人的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