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冬舂米

◎博古叶子 ·举案齐眉(明 ·陈洪绶)

 

关于皋桥,因为梁鸿与孟光夫妇曾隐居于此,为人舂米,故而自古有名,皮日休《皋桥》诗云:皋桥依旧绿杨中,闾里犹生隐士风。惟我到来居上馆,不知何道胜梁鸿。

梁鸿与孟光的故事,最早记载是《后汉书 ·梁鸿传》。梁鸿,扶风平陵人,字伯鸾,有高节,一直不娶;同县孟氏有女名孟光,生得肥丑而黑,力举石臼,择对不嫁,至年三十。父母问其缘故,孟光说:欲得贤如梁伯鸾者。 ”梁鸿得知,即娶其为妻。嫁入梁家后,孟光开始时身着盛装,梁鸿见了很不开心,后孟光恢复往常,乃更为椎髻,着布衣,操作而前,梁鸿才转忧为喜,说这才是我梁鸿的妻子。梁鸿虽家贫但好学,可惜仕途不顺,便与孟光隐居霸陵山中,以耕织为业。后避祸来到吴国,寄居在阊门内皋桥旁的皋伯通居所庑下,以舂米为业。梁鸿舂米虽然辛苦,但每天回家,孟光为他准备好饭菜,端上来时,不敢仰视,举案齐眉的情景,皋伯通见了,心中十分惊奇,说:彼佣能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 ”于是就请夫妇俩住在家里。这就是举案齐眉成语的来历,比喻夫妻相敬如宾。千古佳话,流传至今。

 

◎舂米图(四川新都出土画像砖)

 

关于冬舂米,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有一首《冬舂行》,小序云:腊日舂米,为一岁计,多聚杵臼,尽腊中毕事,藏之土瓦仓中,经年不坏,谓之冬舂米。 ”诗云:腊中储蓄百事利,第一先舂年计米。群呼步碓满门庭,运杵成风雷动地。筛匀箕健无粞糠,百斛只费三日忙。齐头圆洁箭子长,隔篱耀日雪生光。土仓瓦龛分盖藏,不蠹不腐常新香。去年薄收饭不足,今年顿顿炊白玉。春耕有种夏有粮,接到明年秋刈熟。邻叟来观还叹嗟,贫人一饱不可赊。官租私债纷如麻,有米冬舂能几家。” 

每年入腊,农田里的活基本结束,农人将一年收获的稻谷舂白储蓄,以备来年食用,叫做冬舂米。农人将碓过的谷再通过砻碾、筛播、箕扬、帚扫、斗斛升量等工序之后,洁白的大米就呈现在人们面前了。冬舂米时节,是最热闹,也是农人最开心的时候,严冬岁晚,人语聚廊庑,碓声振场圃,舂成白米粲粲。天寒冰冻的日子,有穷亲朋到门,泡一碗热气腾腾的炒米汤送到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物。霜晨雪早,做碎米饼,煮糊涂粥,双手捧碗,缩颈而啜之,周身俱暖,真有靠田园、长子孙的气象。

逢到丰收之年,家家舂米的热闹景象,就如明人邝

◎簸米图(《甘肃宋元画像砖》)

 

◎舂米图(四川新都出土画像砖)

 

《题农务女红之图》之《春碓竹枝词》说的那样:大熟之年处处同,田家米臼弗停舂。行到前村并后巷,只闻筛簸闹丛丛。冬舂米时节,常常有负杵佣舂者,登门寻问,以应需求。雇佣人家,通常是地多而劳力少的富有人家,普通农人都自家舂米,家里的妇女童仆,平日都要学习舂、揄、揉、簸等事,舂米时全家上阵。

那么为什么要在腊月里舂米呢?原来腊月舂米,米坚实不易碎,故消耗少,春天一到,稻米开始发芽,这时舂米,多为碎粞,这是农人在长期劳作中得出的宝贵经验。那么白米要如何放置才能经久不坏呢?宋元间,人们将舂好的米藏于土瓦龛中;明时,若米多用囤贮存,据说能使米经久不蛀坏;清时,土瓦龛之制已废,贫家米少用囤保存,富家米多则贮于仓廒或廪之中。冬舂米分四糙与发极黄等名,杵得又多又好的米,称四糙白;杵得少而粗、入囤七日即发黄的,称为发极黄。

新鲜出炉的冬舂米,煮出的米饭香得令人垂涎。袁学澜

《冬舂米行》诗云:我有旨蓄可御冬,盖藏项及腊月中。地气严凝米干洁,满屋步碓声雷隆。臼杵合沓乱人语,十口生计指仓圉。舂揄精凿灿生光,簸糠秕筛飞雨。唱筹星概数以斛,瓦龛竹收储足。永无朽蠹燥新香,终岁全家饱鼓腹。老农事业在田谷,今年指望明年熟。年年有米足冬舂,便是人生无量福。是啊,有米冬舂,就是农人最大的幸福和满足。

 

木公鸡,啄白米,啄来啄去啄不起。 ”这首童谣说的就是舂米时的米碓子,形象而生动。米碓子是一种脚踏式舂米工具,碓身长约两米,舂杵嵌在一块粗大的方形木头上,碓头对准地上的石臼,碓的尾部有一凹坑,前面有扶手,两边有踏板,踏板上有个吊环,可供手抓。舂米时,单脚站在碓尾上用力下踩,碓头即高高翘起,一松脚,碓头重重落下,舂杵就冲进装着稻谷的石臼中,一下、二下,直到稻壳与米粒分离。想当年,梁鸿和孟光,是否一个踩踏、一个翻米?夫妻俩齐心协力,碓子再重又何妨。

咚、咚、咚,这一声声沉闷有力而节奏均匀的舂米声,意味着来年吃饭问题得到解决,这恐怕是所有田家辛苦劳作一

 

◎太平欢乐图册 ·负杵佣舂(清 ·董

 

年最好的回报。郭《冬舂米乐府》云:东家稻堆高并屋,西家砻场如切玉。长腰洁白荔枝红,明年之米今年舂。前年仅足供官庾,夜夜空囤啮饥鼠。去年米贵官徵钱,半粜新谷过残年。雄鸡胶胶雌粥粥,有米冬舂一生足。 ”所以为了不挨饿,人们只有想尽办法来祈求粮食丰收。

太平战争之前,阊门内外商贾发达,市廛繁盛,依河而设的各式商行密密麻麻,其中有一家规模很大且非常有名的米行,就是包天笑父亲的外祖吴炳斋开办的,故而包天笑从小对米就颇有见识。他在《衣食住行的百年变迁》中说,苏州人自出世以来脱离母乳后,即以稻米为主食,一日三餐,或粥或饭。米谷有不同的名称,有黄白之分,黄米是与白米相对而言,呈淡黄色,与白米属于同种,不过加工分类不同而已。黄米具有柔和易消化的特点,是黄米中的极品。民国时期,苏城中上等人家都吃黄米,而体力劳动者多吃白米,据说耐饥。但是到了十九世纪末,大家都统一吃白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