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年景

◎丰年家庆图(明 ·无款)

 

在农耕时期,农家共同的特点就是以农事为本,将无旱无涝、无虫无害,祈求五谷丰登、平安健康,作为新一年最大的心愿,故吴俗于年底除了欢庆本年的丰硕成果外,还要为来年的丰收预先作些准备,具体表现在吴中年景中的烧火盆、照田蚕、打灰堆、卖痴呆等风俗活动上。

烧火盆又叫烧糁盆,俗称相暖热。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小序说:爆竹之夕,人家各又于门首燃薪满盆,无贫富皆尔,谓之相暖热。《烧火盆行》云:春前五日初更后,排门燃火如晴昼。大家薪干胜豆秸,小家带叶烧生柴。青烟满城天半白,栖鸟惊啼飞格磔。儿孙围坐犬鸡忙,邻曲欢笑遥相望。黄宫气应才两月,岁阴犹骄风栗烈。将迎阳艳作好春,政要火盆生暖热。 ”腊月二十五日夜,烟腾闾巷,烂如霞布,家家门前的一盆盆火苗,在冬日的寒夜呈现出特别温暖的景象。邻里遥相欢笑,儿孙团团围坐,鸡犬脚边缠绕,惹得栖鸟惊飞,有盆薪相伴待春回,这样的冬天,人人心里都是暖暖的。

至明代,苏州烧火盆仍在二十五日夜进行,各家燃火炉于门外,焰高者喜;或于门首架松柴,成井字形齐屋高,举火焚之。别处多在除夕夜进行,家家于门口以五色钱纸、酒果,迎送六神;或燃以松柏桃杏诸柴,称之生盆。合家跨过火盆,据说能燎去一年灾之气,以迎新祥。清代时,苏州烧火盆也改在除夕夜进行。袁学澜《烧火盆行》诗云:岁晚寒气方懔栗,糁盆催转阳和节。松柴架作井字形,骤觉暖热生门庭。烟腾闾巷卜光焰,高者谓应喜事验。街衢烂若白昼明,灾燎去新祥迎。豪家盛设沉香火,煎竭脂膏夸富哿。谁知贫户断炊烟,落叶添薪困坎坷。只有儿童放学闲,欢然炙手围炉坐。 ”当然,有钱人家是有吃有喝,开心异常,甚至还在火盆中添加沉香,追求生活中的浪漫情趣。而对于穷得断了炊烟的贫户来说,只指望落叶添薪困坎坷,至少孩子们还可以欢然炙手围炉坐 

家家烧火盆之时,街巷里弄火光烛天,绚烂缤纷,站在高处望去,仿佛观看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那一盆接一盆燃烧

 

◎吴中年景(《点石斋画报》)

 

的火苗,形成了一条蜿蜒前进的火龙,与天空中的片片星光以及湖港河汊里的点点渔火,交相辉映,真分不清人间天上了。

 

◎庄家忙(天津杨柳青年画)

 

与烧火盆同日,吴俗还有照田蚕。在宋代,照田蚕与烧火盆在同一天,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小序云:与烧火盆同日,村落则以秃帚若麻秸竹枝辈燃火炬,缚长竿之杪以照田,烂然遍野,以祈丝谷。 ”《照田蚕词》云:乡村腊月二十五,长竿燃炬照南亩。近似云开森列星,远如风起飘流萤。今春雨雹茧丝少,秋日雷鸣稻堆小。侬家今夜火最明,的知新岁田蚕好。夜阑风焰西复东,此占最吉馀难同。不惟桑贱谷芃芃,仍更苎麻无节菜无虫。 ”诗中描写的是腊月二十五日夜,乡村在田里插长竿,以秃帚、麻秸、竹条缚于竿首,燃为高炬。若夹以爆竹,则流星乱洒;再和以锣鼓,则喧闻四野,以照烛田塍,烂然遍垅。此举从初更开始,至深更举火把视火色赤或白,据说色白主水,色赤主旱,火之猛烈为年丰,葳蕤则岁歉,取北风为上,也有取东北风为吉的,此举称照田蚕,又名烧田财,或烧田蚕,北方庄稼汉称照门庭。

元末明初,苏州照田蚕活动改为除夜,高启有《照田蚕词》曰:东村西村作除夕,高炬千竿照田赤。老人笑祝小儿歌,愿得宜蚕又宜麦。明星影乱千鸟惊,火光辟寒春已生。夜深燃罢归白屋,共说丰年真可卜。 ”旧时苏州城内桃花坞等地均有农田,郊区农田更多,所以农人对于照田蚕从不怠慢,对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明中后期,照田蚕一度改在二十四日夜,并被王宠称之野烧,他在《腊月二十四夜观野烧》中云:千家燃火照田蚕,翠壁丹崖烛影含。旋喜春风催节序,不知身世老江潭。 ”诗中反映了王宠亲眼所见的照田蚕场面,反应出农人期盼作物丰收、追求富裕生活的美好心愿。

至清代,照田蚕改在除夜举行,光绪间《点石斋画报》有则新闻《吴中年景》,记道:客有自姑苏来者,为余谈除夕风景,知该处去年收获颇丰,闾阎卒岁有资,皆欣欣有喜色。城厢内外,各家门首皆置一火盆,其中满积兽炭,光焰熊熊,谓

 

◎耕织全图(天津杨柳青年画)

 

 

◎村庆图(明 ·李士达)

 

之相暖热,盖犹有古昔遗风焉。某村落则于除夜高燃火炬,缚长竿之杪,遍照田土,一望烂然同,如万点明星掩映于鱼塍鸠陇间,各铺夥友下乡索逋者,当秉烛夜行时,忽遇此光明如昼,皆叹得未曾有。好事者前叩其故,据父老言,此本故事,相传能祈年谷丰稔。道光某年间,吾乡曾有是举,后果岁登大有,今犹有慕于斯风,亦聊尽田家之乐事而已。

别的地方则有上元夜以灯照来祈祷丰年的习俗,如浙江湖州的烧田蚕;上海嘉定的照田蚕;江苏武进的照田财等。尤其是胜浦农村的点田财最有特色。正月十五日夜,农人在田间点燃旧扫帚,小孩则抱着稻草(一把一把扎好)跟在大人身后,当扫帚快燃尽时,就用稻草把接上火继续烧,并举着火把在田间边走边照,一个草把烧完再接一个,始终不让火把熄灭。最后举着燃烧的草把沿着屋子转一圈,连同自家的河滩、家禽的窝棚等到处都照上一遍,然后投进灶膛。据说此举能去除人们普遍认为的晦气。苏州周边地区同样有照田蚕的习俗,以黎里、村为最盛。各村照田蚕的形式基本相似,只是时间略有不同。

苏州地区因气候潮湿,夏天气温往往又很高,所以水稻病虫害也较多。每年冬季,田间到处是枯萎的稻根与野草,若此时放一把火将其燃为灰烬,那么草灰不仅能化为肥料,而且寄生其间的虫卵、虫蛹都会被烧死,这种耕种形式,被称为烧田。这是旧时农人可以想到和做到的施肥灭虫最简便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袁学澜《烧》诗云:严霜杀枯,新畬穧乍敛。郊原野火生,烧空赤飞焰。寒烟满谷迷,夕照前村掩。昏林栖鸟惊,馀势随风。小儿见喧呼,归卧梦成魇。夜静黑云深,神灯明一点。 ”然而此举严重污染了生态环境,所以后来被科学种田法取代。

除烧火盆、照田蚕外,还有卖痴呆、打灰堆。宋代时,卖痴呆、打灰堆也在除夜进行。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小注云:分岁罢,小儿绕街呼叫云:卖汝痴!卖汝痴! ’世传吴人多呆,故儿辈讳之,欲买其馀,益可笑。 ”《卖痴呆词》云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纯滞迎新岁。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馀。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相传吴人痴呆,除夕夜就是将痴呆卖掉的时候,由孩儿们唱儿歌叫卖,充满了生活的趣味。有一个故事,说范成大初入仕途时,同僚听说他是苏州人,即称其呆子,后来同事聚会,索性直呼:请呆子! ”范成大并不生气,口占一首云:我是苏州监本呆,与爷上寿献棺材。宗室元来是皇族,雨下水从屋上来。 ”如此一笑了之,也可看出吴人自己对痴呆的态度。

除夜又有打灰堆,范成大《打灰堆词》云:除夜将阑晓星烂,粪扫堆头打如愿。杖敲灰起飞扑篱,不嫌灰新节衣。老媪当前再三祝,只要我家长富足。轻舟作商重船归,大引犊鸡哺儿。野茧可缫麦两岐,短衲换著长衫衣。当年婢子挽不住,有耳犹能闻我语。但如我愿不汝呼,一任汝归彭蠡湖。 ”除夜将晓,鸡打鸣时,家中妇女持杖击粪壤,并口说祝词,以祈利市、求如愿,称打灰堆。袁学澜也有一首《打灰堆》,则意味深长,诗云:富贵人人要如愿,如愿不来常守困。求利翻从粪扫堆,此说无稽何足论。却笑吴侬信属痴,扑灰偏及岁阑时。新衣溅莫知惜,默向清洪致祝词。持杖篱边再三祝,婢子肯来吾愿足。有帛盈箱任汝衣,有粟满仓凭我蓄。吁嗟此愿实难偿,茅屋棉裘境最长。扬州那有腰缠鹤,金谷浑同梦枕梁。如愿闻言笑点首,不贪为宝堪传后。放婢去归彭蠡湖,谰词聊佐新年酒。

像卖痴呆、打灰堆这样的风俗活动,早就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