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年夜饭

冬至一过,很快就到了年夜,这是一年即将结束,新一年就要开始的重要时刻。一家之中,男女老少,终岁勤劳,到了年尽岁阑,也该享用一番了。于是购办鱼肉鸡鸭,或烹或炒,或煎或熬,一家人欢欢喜喜地相聚在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年夜饭。从唐寅的《除夕》诗中,却看不到合家欢聚的幸福场景,只见他独自以酒浇肠,诗云:柴烟塞屋罐鸣汤,两岁平分此夜长。鬓影鬅鬙灯在壁,壮图牢落酒浇肠。命临磨蝎穷难送,有溪鱼老不妨。扫地明朝拜新岁,吴趋且逐绮罗行。

◎年夜饭(《大雅楼画宝》)

 

吃年夜饭之前,先要祭祖先,祭百神。苏州人家,对于家祭极其隆重,甚至有逢节必过节的说法,通常一年有六次,即清明、端午、中元、下元、冬至、除夕,而除夕祭祀最隆重。范成大《腊月村田乐府十首》小序云:除夜祭其先竣事,长幼聚饮,祝颂而散,谓之分岁。 ”《分岁词》云:质明奉祠今古同,吴侬用昏盖土风。礼成废彻夜未艾,饮福之馀即分岁。地炉火软苍香,盘果饵如蜂房。就中脆饧专节物,四座齿颊锵冰霜。小儿但喜新年至,头角长成添意气。老翁把杯心茫然,增年翻是减吾年。荆钗劝酒仍祝愿,但愿尊前且强健。君看今岁旧交亲,大有人无此杯分。老翁饮罢笑捻须,明朝重来醉屠苏。

除夕是合家团圆之夜,家庭举宴,长幼咸集,共享天伦之乐,谓之合家欢,也称分岁筵。周宗泰《除夕》咏道:妻孥一室话团,鱼肉瓜茄杂果盘。下箸频教听谶语,家家家里合家欢。 ”年夜饭开席,吃的第一道菜叫安乐菜,当时安乐菜有两种做法,一种是以风干茄蒂杂果蔬,另一种以风干茄蒂,缕切红萝卜丝,杂果蔬为羹。茄,一名落苏,吴语同音,故以此作为安乐菜,寓意吉祥。

袁学澜的《分岁词》,道出了一家吃团圆饭时的快乐心情,同时也有感于时光催人老去的无奈,以及看到膝前儿孙的满足,诗云:一年辛苦终宵乐,守岁筵陈劝杯酌。妻孥团坐叙天伦,旧例乡风不容略。闲庭爆竹积寒灰,几席唐花红艳开。腊雪照窗侵烛影,地炉火暖识春回。后饮屠苏年渐老,转觉光阴度草草。膝前已见满儿孙,童时犹记争梨枣。共话家常酒屡斟,醉眼朦胧入夜深。数声鸡唱林光晓,便有门前贺岁人。

到了晚近,吃年夜饭则另有讲究。普通人家的年夜饭,用八盆一暖锅,两耳朵。两耳朵是什么?即大菜两碗。八盆之中,须用青菜、黄豆芽各一盆,称青菜为安乐菜,称黄豆芽为如意菜,取其形色,寓意一年安乐、百事如意的意思。饭桌上要多放匕匙,有预祝来年家中添丁之说。还要烧蛤蜊、蚶

 

◎蒸糕(《营业写真》)

子等形状酷似元宝的菜。又要做肉圆、虾圆、鱼圆,取其大小团圆之意。饭中一定要和以大豆,因大豆像金豆,又于饭下碗底埋荸荠两只,类似金银宝藏藏而不露的意思。进食时,每人点安息香两支,取其终岁劳动,藉此可以安然休息之义。吃时必馀饭粒,意味着人人有馀粮。更取残肴馀粒置于床下,以喂鼠。即使是贫困之家,也要略备菜肴数色,以备应时之需。随着岁月的流逝,尽管餐桌上的菜肴有所变化,但那份浓浓的亲情却一点都没有改变,一家大小在吉祥话语中吃着丰盛的年夜饭,在欢乐而又喜庆的氛围里走进新的一年。

吃罢年夜饭,家家淘白米盛竹箩中,置红橘、乌菱、荸荠诸果及元宝糕,并插松柏枝于上。松柏枝上挂铜钱、果子、历本等物,陈列内室,至新年时蒸而食之,取有馀粮之意,称为万年粮。又将除夕的剩饭盛起后,置果品于其上,作为新年伊始的吃食,也取年年有馀之意,苏人称为年饭或隔年饭。吴曼云《江乡节物词》云:红粮粒饱贮都篮,一洗空厨釜惭。饭瓮好将如愿祝,明年耕食要馀三。 ”若将隔年饭施予街衢乞丐,有去故取新之意。凡此种种,无不寄托人们对来年的美好祝愿。

一顿年夜饭看似简单,其实大人们早早地就做起了准备。包天笑《衣食住行的百年变迁》中就说,从十二月初八日吃了腊八粥以后,各个家庭就忙起来了。就年糕而言,有些大户人家,请了糕饼师傅到家里来做,要做出许多元宝型的,有大元宝、小元宝,有黄糖制成的金元宝,有白糖制成的银元宝。至于糕团店置办好的年糕,则饰以彩色金花,以吸引顾客。年糕是家家必备的年货,除元宝糕外,大径尺而形方,俗称方头糕,以备年夜祀神、岁朝供先及馈赠亲友之需。凡赏赉仆婢者,则形狭而长,俗称条头糕,稍阔

者称为条半糕。这种黄白糕,在不同的节令能吃出不同的寓意来。二月初二日为称腰糕,三月初三日为眼亮糕,四月十四日为神仙糕,七月十五日为豇豆糕,九月初九日为重阳糕,年尾岁头敬神有顺风糕……苏州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充满情趣,小小的

 

一块糕,就能吃出这么多花样来。

 

◎瑞雪丰年(天津杨柳青年画)

 

年节前以豚蹄、青鱼、果品等互相馈贻,是里巷门墙之间的礼尚往来,不失为增进彼此感情的好方法,称为馈岁盘,俗呼送年盘。那几日,仆妪成群,络绎道途,受盘之家,赏赉也稍稍丰盈。富人家兴高采烈,可愁煞了穷人,饭都吃不上,哪里还有什么年盘可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