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式家具制作技艺

 

  明式家具是指自明代中叶以来,能工巧匠用紫檀木、酸枝木、杞梓木、花梨木、鸡翅木等进口木材制作的硬木家具。虽然明式硬木家具在全国很多地方都生产,但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能工巧匠制作的家具最得大家认可。因此,人们公认苏式家具是明式家具的正宗,也称它为“苏州明式家具”,简称“苏式”。

  明式家具的品种十分丰富。保留下来的,主要有凳椅类,几案类、橱柜类、床塌类、台架类等。此外尚有作为屏障之用的围屏、插屏、落地屏风等。

  明式家具的制作技艺被称为古代家具制作技艺的最高峰。正宗的明式家具不论大小,都没有一滴胶水、一颗钉子,而是以精密巧妙的榫卯技艺来结合部件,使家具能适应冷热、干湿变化,这也是明式家具能保持百年的秘诀之一。另一个令人称奇的制作技艺是明式家具的线条弧度与人体结构相适应,人坐上去不仅舒适,还能有助于纠正身姿坐态。此外,苏州制造的明式家具也继承了江浙匠人精明细致的特点,做到了惜木如金。苏州工匠用灵巧的双手将木料巧妙套用,甚至连很小的木片都派上用场。

  明式家具制作年代为明中期至清早期,时间跨度200余年。经典明式家具以其材质昂贵,做工精绝,式样讲究,数量稀少而称雄。

  历史溯源

  中国家具经过不断地变化、演进和发展,到了明代,进入了完备、成熟时期,形成了独特风格,被世人誉之为“明式家具”。

  明式家具风格的形成,离不开当时的社会条件。明初恢复经济的措施,使社会经济得以复苏,社会生产得到发展。手工业也比元代有了较大的进步,工匠从“工奴”中,得到些许自由,在为官方服役之外,可以个人从事手工艺活动,这就为手工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所以,明代的陶瓷、家具等手工业,都有突出的成就;并产生了我国的工艺百科全书《天工开物》和《园冶》、《髹漆录》、《鲁班经》等著作。

  在经济繁荣、科技进步的兴盛国势之中,城市的园林和宅第建设,也随着兴旺起来。宫廷贵族、富商巨贾们的新府第,自然需要大量的家具以充其内。加之郑和七次下西洋,从盛产高级木材的南洋诸国运回了大量的花梨、紫檀等家具原料,从此南洋诸国和中国来往密切。明中期以后,花梨、紫檀等珍贵木材的进口,也是促进明代细木家具这个品种发展的一个条件。在明代有一大批文化名人,热衷于家具工艺的研究和家具审美的探求。他们玩赏、收藏、著书和参与设计家具之风,蔚然兴起于文化圈内。这些文化名人的投入,无疑对于明代家具风格的成熟,起到一定作用。在明代的嘉靖、隆庆、万历三朝,除普遍的情况仍是漆木家具以外,社会上开始崇尚硬木家具。追寻古朴之风,遍及南北。

  明末清初,宫廷还将民间家具制作大师请进宫内制作所需家具。据清代内务府档案,雍正三年养心殿造办处木作有制造叠落式家具的记载。显然,明式家具的雕工,作为制作“第一技能”而受到古代皇族的高度重视。明式家具的雕刻精品,不少即出自宫廷造办处能工巧匠之手,做工之精到今人叹为观止。

  明式家具风格的形成,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时间,可以说,从五代开始,经过两宋,包括辽金。到了明代,社会经济繁荣、对外频繁交流、开放海禁、以及科技进步和文化发达,家具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家具至明代,已是品种齐全,造型丰富,艺术风格渐趋成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家具的成熟期、总结期。

  苏州明式家具

  苏州明式家具,具有"结构严谨、线条流畅、技艺精良、漆泽光亮"等四大特点,以其鲜明的艺术风格和地方特色独树一帜。结构严谨是指家具构成都是靠卯榫技艺,注重结构的整体性及力的平衡;线条流畅是指家具外观上以线条为主,很少雕饰;技艺精良是指选料、配料、木工、打磨、漆工等每道工序均做工讲究,无懈可击;漆泽光亮是指家具上漆均采用生漆传统技艺,通过十几道工序的精工细作,达到似漆非漆的效果。

  选材是设计艺匠的重要工作之一。明式家具多用花梨、紫檀、鸡翅木、铁梨等硬木为材料,也采用楠木、樟木、胡桃木、榆木及其它硬杂木,其中以花梨中的黄花梨效果最好;设计是明式家具制作的头道工序,不仅要设计造型,还包括家具的结构、雕花纹样等,其高下全凭设计师的独具匠心;木工制作即生坯制作,其基本流程除中间的机械加工外,有划线、理线、装配、打磨四个环节;雕刻需按设计图样通过铲底、理顺边线、拉花、雕刻纹样等,做到跟脚清、花叶活翻、层次清晰、有立体感;漆工共有16道工序:打生坯,刮面漆,磨砂皮,做颜色;上头胶漆,缕砂皮面漆;缕砂皮,揩漆;推砂叶面漆;推砂叶;揩漆等。

  主要特点

  1.木材名贵

  这些硬木色泽柔和、纹理清晰坚硬而又富有弹性,对家具造型结构、艺术效果有很大的影响。由于木质坚硬面有弹性,且硬木是比较珍贵的木料,所以明式家具的横断面制作很小。为此,造型也就显得线型简练、挺拔和轻巧。由于木材本身的色泽纹理美观,所以明式家具很少施用髹漆,仅仅擦上透明蜡就可以充分显示木材本身的质感和自然美。

  紫檀木从深黑到紫红,有金属般的色泽和绸缎般的质感,材质坚硬、纹理缜密,适于雕刻。它是古典家具最细腻的雕制木材,雕工精美者可达到穿枝过梗的程度。可以说,明式家具中以紫檀雕制而成的优秀作品足以代表中国古典家具的最高制作水平。

  黄花梨木呈棕黄色或棕红色,华贵而富有耐性,具有不易开裂、不易变形、便于造型、利于雕刻等诸多优点,是与紫檀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制作家具的最优良木材。

  2.曲线结构舒展流畅

  明式家具中不少使用圆材,使其弯转有度,精巧流畅,以表现曲线美。这在圈椅的椅圈、灯挂椅的搭脑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明式家具中的罗锅帐、三弯腿、透光、彭牙、鼓腿、内翻马蹄、云纹牙头、鼓钉等,皆体现了我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家具装饰美学的审美追求。这正是不易发现的明式家具装饰美学的灵魂。因而,这种与整体家具融为一体的装饰可谓是结构化的装饰。它既具备了加固、支撑、实用的功能,又起到了点缀美化的作用。这种结构化的装饰无不体现着雕刻工艺的特征。

  3.线脚的走势极富动感的韵律

  传统家具的线脚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其形不外乎平面、凸面、凹面,其线不外乎阳线和阴线。但细心观察,就会发现线脚变化无穷,线和面的深浅宽窄、舒急紧缓、平扁高低,稍有改变便会使家具形态各异。根据不同的家具风格,采用不同的线脚,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装饰效果。因此,这种自然畅达的线脚走势,赋予了明式家具雕刻艺术中十分富于流动感的美妙韵律。

  4.雕刻手法鬼斧神工

  精美的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装饰手法,其雕刻技法,包括圆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等。圆雕,多用在家具的搭脑上。浮雕,有高浅之分,高浮雕纹面凸起,多层交叠;浅浮雕以刀代笔,如同线描。透雕,是把图案以外的部分剔除镂空,造成虚实相间、玲珑剔透的美感,它有一面作和两面作之别。两面雕在平面上追求类似于圆雕的效果。透雕多用于隔扇、屏风、架子床、衣架、镜台等。半浮雕半透雕,主要用在桌案的牙板与牙头上,展示出一种扑朔迷离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