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端午

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古人以五月为忌月,苏州人则称善月,但百事也多禁忌,端午节的风俗活动,很多就是为了辟邪,作平安健康的追求。范成大《重午》咏道:“熨斗薰笼分夏衣,翁身独比去年衰。已孤菖渌十分劝,却要艾黄千壮医。蜜粽冰团为谁好?丹符彩索聊自欺。小儿造物亦难料,药裹有时生网丝。” 
在传统节日中,端午是个大节,它的历史悠久,传播广袤,节俗繁缛,内涵深广,旧时与年节、冬至并称三节。端午还有不少别称,如天中节、浴兰节、女儿节、五月节、菖蒲节、解粽节、朱明启节等。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初年曾改端午为夏节。1914年 1月,北京民国政府内务部呈文定年时四节,其中写道:“拟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我国民均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给假一日。”(《政府公报》第六百一十八号)时袁世凯为大总统,批准了这个呈文。但夏节以及秋节、冬节的说法,仅短暂地存在于历书和月份牌上,民间仍沿习旧称,惟农历的元旦在法理上改称春节后,逐渐为民众所接受。另外,抗战时期的1941年端午前,郭沫若提议将端午定为纪念屈原的诗人节,但执行了短短的五年,诗人节就杳然无闻了。
端午风俗的历史虽然久远,但在两晋以前,并无端午的说法,节俗活动的中心时日并不固定,或是夏至,或是五月丙日,或是五月五日。端午一词出现在文献里,最早见于东

晋人周处《风土记》,并且也被称为端五,此外,端午还被称
为端阳、重午、重五。各地过端午,大都从五月一日开始,以
五日为正日,许多地方称五月一日为小端午,五日为大端午。
但也有例外,在湖南、湖北的部分地区,五月五日称小端阳,
十五日则称大端阳。大端阳是节俗活动的高潮,有的地方甚
至持续到五月下旬。榴花灼红颜,彩带系玉臂,水上龙舟飞
驶,岸边人声鼎沸,家家裹粽,户户举宴,厅堂香烟缭绕,戏台
笛声悠扬,街衢迎神赛会,如此快乐欢欣的场面只有在太平
岁月里见得。
苏州旧俗也以五日为端午节,瓶供蜀葵、石榴、剑蒲、蓬
诸花草,唐寅五十二岁时,画了《菖蒲寿石图》以应景,并有《剑蒲》咏道:“三尺青青太古阿,舞风砟破一川波。长桥有影蛟龙惧,江水舞声日夜磨。两岸带烟生杀气,五更弹雨和
渔歌。秋来只恐西风恶,削破锋稜恨转多。 ”妇女则簪艾叶、
榴花。家家设宴,延赏端阳。药肆馈赠苍朮、白芷、大黄、雄
黄等品于经常光顾生意的客人。百工之人,也于这天停下手
头的活,成群结队来到酒肆哄饮,称之白赏节。这种种行为,
总称端午景。
端午,大概是上古风俗遗存最多的节日了,也是风俗形
成最复杂、最丰富的节日。近古以来,五月五日的节俗活动
经不断整合,祭祀上主要保留着赛龙舟和投角黍两大仪式。
这两大仪式,本是同一仪式中的两个过程,角黍是在龙舟上
投的。赛龙舟和投角黍在仪式上的逐渐分离,当与农耕文明
的进步有关,不再浪费粮食,作无益之事,而将角黍作为端午
的节令食品,虽然也作祭祀供品,但已与赛龙舟无关了。
龙舟竞渡的来历有一说,那就是吴人操练水战。龙舟竞
渡,勾践时已成风气,至拯屈原的传说流行后,遂成为节俗。
范成大《吴郡志》卷二称“竞渡亦用以清明、寒食”,可见当时
的竞渡时间不只是端午节。明代时,竞渡为端阳节,唐寅《题
画》咏道:“端阳竞渡楚江湄,纨绔分曹唱健词。画楫万枝飞
鹢道,朱帘十二映蛾眉。 ”据《吴县志》记载,龙舟竞渡旧时


◎端午故事图册 ·系彩丝(清 ·徐扬)

 

◎龙舟竞渡图(明 ·无款)
在胥门塘河,游船聚集,男女喧哗,管弦杂沓,场面尤为壮观。
有趣的是,还投鸭于河,舟上之人争入水中相夺,以为娱乐。
松陵岂匏子《续苏州竹枝词》云:“笙歌载酒看龙舟,杂处男
人与女流。无数从人同篾片,赏春放鸭挤船头。 ”邵长蘅《冶
游》诗也有“五月胥江怒,水嬉欢竞渡。团扇薄不遮,故教冶
容露”之咏。
嘉庆、道光时的苏州,龙船竞渡还是很有讲究的,且内容
十分丰富,顾禄《清嘉录》卷五说:“龙船,阊、胥两门,南、北
两濠及枫桥西路水滨皆有之,各占一色。四角枋柱,扬旌拽
旗,中舱伏鼓吹手。两旁划桨十六,俗呼其人为‘划手’。篙
师执长钩立船头者,曰‘挡头篙’。头亭之上,选端好小儿,
装扮台阁故事,俗呼‘龙头太子’。尾高丈许,牵彩绳,令小
儿水嬉,有独占鳌头、童子拜观音、指日高升、杨妃春睡诸戏,
谓之 ‘
梢’。舵为刀式,执之者谓之‘挡舵’。画舫游客争
买土罐掷诸河,视龙舟中人执戈竞斗,入水相寻,以为娱乐,
谓之 ‘


罐头’。多者受上赏,号为‘做胜会’。胜会之时,先有葛袍缨帽之人,鞠躬声喏于前舱,手执五色小旗,插画舫之楣,而后诸龙各认旗色,回朝盘旋,谓之‘打招’。一招,水如溅珠,金鼓之声与水声相激。出龙之前数日,祀神演试,曰‘下水’。上岸送神,谓之‘拔龙头’。当头之人,率皆里巷游手。隔岁先以带叶竹竿竖桥上,为来年出龙认色,其名曰‘钻
五’。月朔,互相往来,名曰‘拜客’。” 
后来吴门竞渡,盛于山塘,龙舟箫鼓,胜会极盛。游船载
妓,争集野芳浜(原名冶坊浜),日费千金,人称“销金窟”。至
端阳前后十馀日,欢者倾城,万船云集,远郡士女,结伴纷来,
鬓影衣香,雾迷七里,百工废业,小户倾家,甚至雷雨天气也
不能阻挡。游人买舟贳酒之资,一日不下数十万。龙舟诸游
手,先期敛财醵饮,也所费不赀。土人供买耍货食品,所在成
市,苏人称之“划龙船市”。入夜,燃灯万盏,烛星吐丹,波月
摇白,尤为奇观,俗称“灯划龙船”。至民国,端阳竞渡已不
复见,但顾玉振依然记得光绪年间他亲眼所见的那次竞渡,

热闹的场景令他念念不忘。他在《苏州风俗谈》中写下了当
时的情景,乡民集年壮而善驾舟者若干人,将舟饰成龙形,首
尾高耸,远望之颇有生龙戏水之概。中间插以旗幡,迎风招
展,令人目为之迷。两舷长桨排列,划水迅速,无异风驰电掣。
舟数三五不等,竞赛时,锣鼓喧阗,舟子奋勇划水,观者麕集,
欢声雷动,以其富有勇敢与猛进之精神,以博最后胜利。这
种所向无敌的英雄气慨,体现在一向以儒雅温情著称的苏州
人身上,更显难能可贵。
尽管端午节令人大饱眼福的大戏龙舟竞渡顾玉振不复
再见,但其他一些习俗依然延续,小孩穿雄黄衫,门楣悬艾
蒲、蒜,以驱邪避疫。午刻烧苍朮、白芷及蚊烟条。又和雄黄
于烧酒内,以艾叶洒之墙角,说可驱除毒虫。堂上悬锺馗像,
可镇慑鬼魅。于端阳节前,裹角黍以相馈赠。关于角黍的起
源,流传着不同的故事。一说起源于祭祀伯夷、叔齐;二说
起源于祭祀周昭王及两侍女;三说起源于祭祀屈原;四说起
源于屈原姊女媭所作;五说起源于屈原妻所作。迟在晋初,
角黍已成为节令食品,其“阴阳包裹之象”,也符合五月夏至的“阴阳争,死生分”。《太平御览》卷三十一引《风土记》说:“先节一日,又以菰叶裹粘米栗枣,以灰汁煮,令熟。节日又
煮肥龟,令极熟,去骨,加盐豉麻蓼,名曰俎龟粘米,一名粽,
一曰角黍,盖取阴阳包裹之象也。龟甲表肉里,阳外阴内之
形,所以赞时也。”
唐宝历初,白居易任苏州刺史,过了两个端午,离任后,
对苏州的粽子颇为怀念,《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诗
云:“忆在苏州日,常谙夏至筵。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 ”
苏州人认为,端午这天一定要吃粽子,故有俗语说:“勿吃端
午粽,死仔呒人送。 ”故置办粽子是过端午的大事,或从店肆
买来,或自家裹扎。说到包裹粽子的菰叶,就要说到桃花坞
的芦苇荡了,被时人认为包裹粽子最好的箬就生长在那儿,
无论是店肆买的还是自家裹的,都以用采自桃花坞的菰叶包
裹的粽子为最好。

苏州店肆所卖的粽子,不但有白水粽、赤豆粽、枣子粽,还有火腿粽,据抗战前印的《旅苏必读》记载,火腿粽每只仅需三十文,生意十分兴隆,后来为鲜肉粽所取代,虽不及火腿粽之味美,但入口香肥、咸中带鲜,尚有火腿粽的遗制。另外还有两种特别的粽子,一种是灰汤粽,糯而烂,可蘸着玫瑰酱吃,特别适合老人和孩子食用;另一种是水晶猪油豆沙粽,裹成长方形,在当时属于高档吃食;又有所谓小脚粽,裹束如三寸金莲;还有枕头粽,顾名思义形同枕头。火腿粽的做法,袁枚记在《随园食单》里,《扬州洪府粽子》一则有详细介绍。在苏州,粽子不只端午才吃,也是平常点心,日间店肆食摊,大镬里热气腾腾,买者络绎不绝。每当夜深人静之际,卖粽子的挑着骆驼担,沿着长街僻巷悠悠叫卖,引诱着未眠者的食欲。
端午的节俗活动繁复,其中有一类是由原来的龙图腾祭祀,转而为具体历史人物的祭祀,如苏州人熟悉的伍子胥就是其中一位。
伍子胥,名员,春秋楚人。父伍奢、兄伍员均被楚平王所杀,亡命奔吴,向公子姬光推荐刺客专诸,弑吴王僚而夺位,姬光即是阖闾。阖闾登基后,子胥被举为行人,与谋国政,起造大城,文献记载即今苏州古城。他又协助阖闾整军纪武,西破强楚,累著功绩。吴王夫差立,败越于夫椒,越求和,

◎迁史神交故事图册 ·伍子胥逃难(明 ·钱穀)

 

 


◎端阳喜庆(江苏苏州年画)


◎屈原行吟图(明 ·陈洪绶)
子胥力谏,夫差勿听;吴伐齐,子胥又谏,夫差仍勿听。夫差十二年(前484),夫差伐齐归来,赐子胥屡镂之剑以死。子胥死后,夫差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迟在汉代,子胥已被奉为潮神,且已深入人心。伍子胥不但是潮神,也是涛神,简言之水神。至少在东汉时,伍子胥作为潮神而举行的祭祀仪式,不仅在东吴一地,他的祠庙众多,祭祀之盛,不难想见,五月五日行船以迎神,正是当时的仪式。而子胥自刎的日子,后人推测也是五月五日。可以这样认为,在端午节俗活动中,伍子胥是较早有代表性的祭祀偶像,但在偶像的“任择”过程中逐渐被边缘化,代之而起的是屈原。
屈原是楚人,赛龙舟、投角黍的俗信也以楚地为最盛,因此这一替代,或许与伍子胥是楚国的“叛徒”有关。伍子胥本是楚国贵族,奔吴以后,为报父兄被杀之仇,视楚国为最大敌人,阖闾三年(前512)起就开始伐楚,阖闾九年(前506),一举攻破楚国郢都,总算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历史是残酷的,因此楚地的五月请龙迎神仪式,也就不可能将伍子胥作为祭祀偶像,“任择”的结果,自然就是屈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