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拜年

  新岁拜年,实在是人们传递情感的一种形式。元旦清早起身,先拜祖宗喜容,陈设几案,点起香烛,供上鲜果、粉圆之属,自长及幼,冠服而拜,遵古制行贺年之礼,以祈四季安乐,万事大利。行礼毕,向父母伯叔等长辈叩头贺年,再由家长带领到亲友各处祝贺,或派子弟代贺,称之拜年。尊长则以果饵或红纸裹银元赐与幼辈,称拜年钱,又叫压岁钱。若男儿已成婚,则其妻对翁姑及各尊长也同样行贺年礼,受领父母尊长的拜年钱。

  拜年是件大事,或阖家而出,或派选代表,亲戚故旧一家家拜过来。包天笑先生出生在刘家浜,七岁那年搬到桃花坞,他在《钏影楼回忆录》里说,苏人的拜年活动,真是繁忙、热闹,飞舆满路,华服充衢,轿夫们一路狂奔,口号声不绝于耳,平日里人迹稀少的静巷幽坊,也沸腾起来了。士庶商民,出谒邻族亲友,互相往来拜贺。家道小康的,则车马盈门;子弟豪贵的,则官绅接踵。因此半月光阴,完全废弃于贺年之中。时而奔走,时而揖让,时而翎顶辉煌、衣冠济楚,遇人则拱其双手,互称恭喜,其态度殷勤、笑容可掬。

  凡亲戚故旧上门来拜年,都要回拜,即使一年中从不来往的亲朋之间,也必须互相上门拜年,因为有许多亲友终年不相往来,时间一长,便断了音讯,所以赖着新年互相拜一次年,可以一直联络下去。如若遗漏一二家,则必招致烦言,被对方误认为轻视或鄙视对方家庭贫困,若遗漏的是外戚或亲长,必大受训斥。亲戚朋友多的人家,少则数十多则数百,马不停蹄地一家接一家拜,也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若是薄暮降临才拜到的人家,称拜夜节;初十以外拜的,称拜灯节,俗语有“有心拜节,寒食未迟”,甚至说“有心来拜年,端午也不迟”。话虽如此说,但一般来讲,以不超过初十为好。若在居丧期,则迟五日出门拜年,否则被认为不懂礼数。

 

  ◎元日题诗图(清 •马昂)

  ◎岁朝图(明 •袁尚统)

  

  既要拜人家的年,又要候着人家来拜年,疲于奔命,却又分身无术,在宋代时就流行一种省时省力的拜年方法,差人递帖拜贺,即帖到而人不到。这种形式虽好,有时也会闹出笑话来,周密《癸辛杂识前集》就记了这样一件事:“节序交贺之礼,不能亲至者,每以束刺佥名于上,使一仆遍投之,俗以为常。余表舅吴四丈性滑稽,适节日无仆可出,徘徊门首,恰友人沈公子仆送刺至,漫取视之,类皆亲故,于是酌之以酒,阴以己刺尽易之。沈仆不悟,因往遍投之,悉吴刺也。异日合并,因出沈刺大束,相与一笑,乡曲相传以为笑谈。 ”吴四丈正为没有家仆可以差遣而徘徊门首时,恰好友人沈公子的仆人送贺帖来,于是他耍了小聪明,将自己的名刺换下沈公子的,事情败露,真令沈公子啼笑皆非。这种拜年形式,称为飞帖。

  明清时期,飞帖拜年十分盛行。拜年的帖子,清初以前用古简,上有称呼,至康熙以后,则易为印有固定格式的红纸帖子,上书某人拜贺,故袁学澜有“红帖朝来满路飞,千门爆竹报春归”之咏。望门投帖,往往是平日关系平淡,不求见面,只求传情达意。那主人也就不必亲自接帖,在墙门间里设一簿籍,来人留下帖子,再写上姓名就可以了,甚至就在大门上黏一红纸袋,上面写着“接福”两字,来人将帖子投入纸袋,就算拜过年了。范来宗《拜年》就咏道:“走贺纷阗岁钥更,素非识面也关情。添丁夸列怀中刺,过午飞留簿上名。羽士禅师同逐逐,东家西舍尽盈盈。春明旧梦还能记,驰遍输蹄内外城。 ”这种拜年帖子,就是桃花坞作坊里刷印的,年前处处有买,作为年货的一种。它与后来的贺年卡,正有一脉相承之处。

  ◎家堂(清代年画)

  ◎恭贺新禧(选自《大雅楼画宝》)

  

  包天笑家大多在初二、初三两天,由父亲带领一家大小前往师长家、外戚家、姑母家、表亲家等一一登门道贺。包天笑那个性疏放的父亲,视每年的拜年为畏途,在包天笑九岁那年,他就作了个决定,明年自己不出去拜年了,要包天笑代替,让他借此机会学学礼貌上的一切。好在包天笑并不怕生也不怯场,于是父亲精简了一下拜年的名册,由原来的近百家减至五十家左右,坐一天轿子便可拜完。

  当时苏州人的代步工具为轿子,包天笑拜年的轿班,隔年就定下了,一肩蓝呢轿,三名轿夫。除夕那天,轿夫们来领年赏,知道新正里由小少爷出去拜年,初二一天跑五十多家,而且午饭到史家巷吴宅(包天笑外祖家)吃,轿夫们自然高兴得很,一来小少爷身子较轻,抬着毫不费力,二来一路上的行程就全听他们的了,而且他们最喜欢到史家巷吃饭,因为包天笑的外祖父待下人极宽厚,不但给轿夫们轿饭钱,还款待他们酒饭。晚点心则回到桃花坞吴宅吃,那是包天笑的舅祖吴大澂家。

  过新年,一家大小都要穿上新衣洁履,富人家的孩子,身上都穿得花团锦簇的,即使穷苦人家的孩子,那天也要穿得干干净净。包天笑自然也是一身新衣,由于是代替大人出去拜年,所以他主动要求穿上类似大人的衣冠:由父亲一件灰鼠马褂改制的一件小灰鼠外套,外套里面的袍子是原本就有的,一顶特意定制的小头寸的暖帽,上面还装了一个水晶顶珠,脚上穿的也是定制的靴,厚厚的靴底令自己看起来高一点。

  初二那天,吃完早饭八点出门,包天笑开始了他的初次拜年之旅。先把拜年单子给轿班头看,分定东南西北路线,尽量不走冤枉路。好在亲戚大都在城内,城外的一二家也不挤在这天拜,因此出门时先到胥门、盘门,然后到葑门、娄门,再由城中心到史家巷,差不多三十家拜完了。吃过饭,再由城中心到齐门、阊门,最后到桃花坞吃点心。有几家疏远的亲友,轿子到门口被他们挡了驾,说主人不在家。可那些轿夫不管三七廿十一,把轿子抬进门去停下。照理挡了驾就不必下轿了,可是这样的话,他们就拿不到轿封了,其实人家也是不愿出轿封才挡驾的。难怪有句俗语“被人抬了轿子”,说的就是被抬人不能自主,完全听命于几个轿夫。小孩子出去拜年,有的人家献了茶便说主人不在家,明明在也不愿出来与小孩子周旋,轿夫欢喜,可以马上走;有的人家太太奶奶喜欢小孩子,便可以直入内室,装出果盘来招待,问长问短,这样耽搁许多时间,轿夫就急得传话进来催请。

  这样的拜年情景,包天笑连续了几年,直到父亲故世,在居丧期间不宜出去拜年,到后来更觉拜年毫无意义。不过有几家至亲,奉了祖母和母亲之命还是要去拜的,还有先来拜年的必须回拜,礼尚往来,那就不坐轿子,安步当车了。再后来,仅以邮使代劳的名刺投递方式,再也不见贺年之人奔走于道路。

  ◎街头的轿子(《西方人笔下的中国风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