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辛盘

  苏州旧俗,元旦有椒柏酒和五辛盘之制,范成大(元日立春感叹有作)詠道:元日兼春日,霜寒又雪寒。并烦传菜手,同捧颂椒盘。叠膝稀穿履,扶头懒正冠。五年如此度,宁得讳衰残。尽管范成大“扶头懒正冠”,但仍旧要“同捧颂椒盘”。可见椒柏酒和五辛盘为元旦的重要节食。

  宗懔《荆楚岁时记》记元日食俗,就说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牙饧,下五辛盘;进敷淤散,服祛鬼丸;各进一鸡子。所谓五辛盘,即盛“五辛”的春盘,“五辛”指大蒜、小蒜、韭菜、芸苔、胡荽,均为辛辣之物,据孙思邈《食忌》说,食之可以辟疠气。又《养生诀》说,食之能开五脏去伏热。但是让苏州人吃五辛盘确实不容易,那么就服用敷于散、祛鬼丸或鸡子吧。敷于散,是用柏子仁、麻仁、细辛、干姜、附子等药材制成,以井水化服,据说有抑阴助阳、祛邪辟疫的功效。祛鬼丸,是以武都雄黄丹散二两,用蜡调和而成,做成丸状,既可内服,又可盛以红布袋中,男左女右佩于手臂,据说可以驱邪避鬼。另据周处《风土记》说,元旦生吞鸡蛋一枚,称之“炼形”。葛洪《抱朴子内篇》也说初一吞鸡蛋,可以辟瘟气。鸡蛋的确有营养,吃了对身体有益,但其功效也并非如他们所说的那么神奇。

  ◎百子图(江苏苏州年画)

  

  椒柏酒和五辛盘,明代时还有遗存,唐寅《岁朝》诗有“鸠车竹马儿童市,椒酒辛盘姊妹筵”之咏,但苏州人毕竟口味不同,那就找些什么替代一下吧,比如岁末乡农沿门叫卖的黄连头,也有着类似五辛的功效。黄连树,村落间都有,极高大,其苗可食。乡农于四五月间摘取其头,以甘草汁腌之,据说小儿吃了,可解内热。此外,还有所谓“饤盘果饵”。新年亲朋贺岁,相揖就坐,必端出陈髹漆盘,杂饤果品、糖饵以款待客人,就是古五辛之遗制。苏人称为九子冰盘,盘中共放九碟,想来无非是柿饼、蜜枣、莲子、瓜子、桂圆、果仁、胡桃仁之类,其中必不可少的是饧糖,也就是胶牙糖,是老幼皆宜的节物。

  从初一起,至十五日上元节止,家家设宴,亲朋好友间轮番邀饮,互为宾主,吴俗按不同性质被称之春酒、年酒。因为这并不是为了品味佳肴,实在属于礼数应酬,况且走东家吃西家,要去的人家很多,虽也有尽醉而归的,但一般只是稍稍吃几杯就告辞而去。范来宗《留客》诗云:“登门即去偶登堂,或是知心或远方。柏酒初开排日饮,辛盘速出隔年藏。老饕餍饫情忘倦,大户流连态怕狂。沿习乡风最真率,五侯鲭逊一锅香。”这“一锅香”,想来就是冬日里最受欢迎的暖锅了。

  凡吃年节酒,或是拜年,都得点茶饷客,蔡云《吴歈百绝》就咏道:“大年朝过小年朝,春酒春盘互见招。近日款宾仪数简,点茶无复枣花挑。 ”明代苏州新年风俗,点茶有用诸色果及攒枣为花的,名为挑瓣茶。至清嘉庆时已久废,并将挑瓣茶改为橄榄茶,即茶盏里放两枚橄榄,故苏州有“年初一请吃橄榄茶”的俗语,也称为元宝茶,不但讨吉利的口彩,也让油腻了胃口的人们,得到一点清香甘苦的滋润。

  及至民国,元旦风气未移,只是节食已不见五辛盘,却多了许多口彩好、苏人又爱吃的“甜点”。元旦清晨起床后,向长辈们拜完年,便吃汤圆。汤圆以粉制,小如桂圆核,煮以糖汤,苏人称之“圆子”。不仅是元旦,年初三、立春日、元宵夜,也都要吃圆子,大约“圆”字口彩佳,有团圆之意。新年里,是不能吃粥的。年初五,俗称财神生日,则吃糕汤,又称元宝汤,因年糕中有元宝形状的,切成一块块煮糕汤,讨个好口彩。

  ◎卖黄连头(《大雅楼画宝》)

  

  此外,新年点心还有枣子糕、百果糕、玫瑰猪油糕等,大多为甜食,也有两种咸的,一为火腿粽子,一为春卷。相比辛辣刺激的五辛盘,苏人更愿意吃香香糯糯的糕团点心。糕团点心之类,桃花坞人家一般自己不做,就到附近的万福兴、桂香村去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