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花生日

  苏州一年四季花事纷繁,桃花坞也因有了缤纷的花事而一片烂然。

  吴俗以农历二月十二日为花朝,即所谓百花生日。其时,花苞孕艳,芳菲酝酿,正二分春色之际。花朝那天,闺中女子自然不会怠慢,剪五色彩缯系花枝上为彩幡,或制红纸小尖角旗插诸花盆中,称之赏红;剪彩为花,插于鬓髻,以为应节;作扑蝶会,表达她们迎接春天的喜悦之情。待到芒种日,春季的花事将去,又要作祭饯花神之举,《红楼梦》第二十七回就说:“那些小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千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棵树、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可见迎花送花,都有彩带系树的风俗。

  ◎月曼清游图册 •韵华斗丽(清 •陈枚)◎祝花神诞(《点石斋画报》)

  苏州人对花特别有感情,吴俗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自小寒起至来年的谷雨止,凡四月,分为二十四候,每候应以一种花的信风,小寒是梅花、山茶、水仙,大寒是瑞香、兰花、山矾,立春是迎春、樱桃、望春,雨水是菜花、杏花、李花,惊蛰是桃花、棣棠、蔷薇,春分是海棠、梨花、木兰,清明是桐花、麦花、柳花,谷雨是牡丹、酴釄。元人袁华《水调歌头》就有“三百六桥春色,二十四番花信,重会在苏州”之咏。

  ◎花神庙图(清 •华嵒)

  人们之所以对花特别有感情,小小的花儿,作用却不一般,它时时为人类传递大自然的信息,为寸寸土地披上锦绣的色彩,给人们带来美好的视觉享受和心灵慰藉,有时也能助人摆脱困境,甚至还能救人性命。明人陈洪绶画过一幅《杨升庵簪花图》,画中主角杨慎,字用修,号升庵,二十三岁时中了状元,三十六岁时因得罪嘉靖帝而被流放云南。流放期间,又被人诬告说他穿黄袍、坐龙轿穿行于街头。于是皇帝差人前往调查,不想差人刚到云南,便在街上遇见了杨慎,他身着花衣,面涂红粉,头扎两个丫髻,髻上还簪满鲜花,且一路疯话连篇地走来,后面还跟着两个歌妓,一个捧酒樽,一个抱琵琶。差人见此情景,都认为他是疯了,杨慎才逃过一劫。原来杨慎事先得知消息,为了活命精心设计了这么一场戏,那满头的鲜花,正起了关键作用。

  ◎十二月花神图(江苏苏州年画)

  苏州是历史上著名的花木城市,北宋时就有“花石纲”之祸,明清时又成为全国四大花市之一,从春天的鲜花,到冬天的窨花,花木业成了苏州一部分居民的衣食来源,苏州的岁时风情,与一年四季的花木也有着特别密切的联系,仅袁学澜《吴郡岁华纪丽》就有记载的风俗活动,“玄墓探梅”“玉兰房看花”、“虎阜花市”、“南园北园看菜花”、“谷雨看牡丹”、“茉莉花篮”、“珠兰花市”、“荷花荡”、“消夏湾观莲”、“山塘桂花节”、“菊花山”等。光绪中更出现花窨茶叶,开始了茶花生产。因此,比起其他地方来,花神的地位就显得特别重要了。

  清末桃花坞年画坊肆就制有“十二月花神图”,套版印制,色彩鲜艳,不但反映了苏州的风俗活动,而且还是苏州民间版画的遗存。“十二月花神图”属“选仙图”形式,该图出现的时代较晚,博戏程序大大简化,仅用一枚骰子,掷骰依点进退。它的文雅气息减弱,而通俗趣味浓郁,更多则成为孩子们的游戏。起马后右走,由外向内,三环拐至圜心。每一步一个花神,再配一张宣和牌,正好三十二步。花神依次是杨六郎、柳梦梅、锺馗、谢素秋、唐明皇、石崇、张丽华、昭君、刁婵、老令婆、陶渊明、杨再兴、于志宁、盖文达,已达十四之数,接着上述花神再重复一次,有的重复两次,终点则是和合两仙,那是在花神以外的。这些花神,都借用家喻户晓的戏文小说人物。

 

  ◎戴花女子(江苏苏州年画)

  桃花坞也有缤纷的花事,五亩园、范村有梅花,章园、桃花庵有桃花,报恩寺西还有一处庆云庵,以牡丹、杏花著名,沈周就分别有诗咏唱,《庆云牡丹》诗云:“三月十日天半晴,庆云庵里看春行。陶娘李娘俱寂寞,鼠姑照眼真倾城。老僧却在色界住,静笑山花恼客情。靓妆倚露粉汗湿,醉肉隔纱红晕明。吉祥将落旧有恨,急借纸面图其生。明朝携酒正恐谢,亦怕敲门僧厌迎。 ”又,《庆云庵月下观杏花》诗云:“杏花初开红满城,我眠僧房闻雨声。侵朝急起看晴艳,对房两株令眼明。还宜夜坐了馀兴,静免蜂蝶来纷争。嫣然红粉本富贵,更借月露添妍清。青蘋流水未足拟,金莲影度双娉婷。庭空月悄花不语,但觉风过微香生。老僧惯见不为意,却爱小纸胭脂萦。高斋素壁可常有,不由零落愁人情。”

  当百花生日那天,桃花坞的小女子也当虚应故事,剪五色彩缯系在树枝上,遥想不久就花光烂漫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