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船

 

怎么叫花船?包天笑说,就是载有妓女而可以到处去游玩的船。有一件事,使我虽老不能忘怀,这是怎样一件铭心刻骨的事呢?原来在他八岁那年,中元节随父亲坐花船去山塘看一次出会。这次花船看会之旅,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以至老来回忆此事时,犹如发生在昨日。

包天笑在《钏影楼回忆录》中对此有详细的记述:父亲那时,一来请请他的几位到苏州来的商家朋友,在生意场中,交际是少不了的。二则他也认识几条船,都是老主顾,每一次出厂,也要应酬她们一下子的。因此在半个月以前,早已约定,答应他们了。父亲预先和我说:你认真读书,七月半,我带你坐船看会。 ’我听了自然高兴,也不知道何处坐船?那里看会?只跟随父亲就是了。一清早,母亲便给我穿起新衣服来,母亲也不知道父亲带我到那里去。由父亲领了,到一家人家,我也不知道什么人家来了。但见房栊曲折,有许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有的拉拉我,有的搀搀我,使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又来了几位客,大家说:去了!去了!我以为出门去了,谁知不是出前门,却向后门走去。后面是一条河,停了一条船,早有船家模样的人,把我一抱,便抱了进船里去了。 ”包天笑说的那条很小的船,苏州人叫做小快船,桃花坞的水巷较窄,大船进城不便,因此先由小船行出阊门城河,到方矶上(又称方基口)河面宽阔处,再换乘大

 

船,然后开到山塘河的野芳浜看会。小船大船,都是妓家的,所有包船冶游的人,都要像包天笑他们那样,先于桃花坞乘小船,然后再换花船。

画船游,在诗人眼中具有怎样的风情呢?也许只要经历过一次,就会终身难忘。

苏州自古为佳丽之地,物产丰饶,文采风流,绮琴锦瑟,才子佳人;又地处水乡泽国,城里水巷蜿蜒,郊外湖泊棋布。垂杨系画船,柳阴停花舫,正是昔日文人向往和追求的一道绚烂景致,更是明清时期社会生活特有的一部分。坐花船冶游,苏州大概以晚明为最盛,可以说是无处不有,无时不有,尤其苏城近处自阊门、山塘至虎丘,歌台舞榭相望,别有一番风情。唐寅《阊门即事》就有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之咏。画船箫鼓,鬓影衣香,真风流销魂去处。入夜,羊灯照春,凫壶劝客,行令猜枚,欢笑之声达于两岸。

吴故水乡,非舟楫不行。苏城内外,四面环水。大小舫,蚁集鱼贯。而便于游赏者,春时则推荡湖船为称首。莫知其制何,不浆不帆,状戢然如小阁子。户之绮,幕之珠帘,窗之琼绣,金碧千色,嵬眼晃面。船娘多娇,不任舟楫事,捧舳理棹,盖间有能者。水北花南,人如天上,乃一声,春情俱荡。船之大者置二筵,小者受五六客,而妙丽闻四方。风霁月晓,烛燃成山。酒霈若雾,管弦嗷嘈之声作于波上。罗袂藻野,脂香涨川,春日迨暇,招邀乎行春之桥,逍遥乎虎丘之塘。于堤柳缺处,时见红幕青盖,闲游士女,掩映往来,真济胜之具也。 ”好一个乃一声,春情俱荡,袁学澜所说的荡湖船,即花船,试想,谁能抵挡得住这等美丽的诱惑。

崇祯五年(1629),复社举行虎丘大会,四方清流纷至沓来。大会散后,与会者招邀俊侣,或泛扁舟,或登青楼,张乐欢饮,则野芳浜外,斟酌桥边,望山桥畔,酒樽花气,月色波光,相为掩映,称得上是罕见的冶游盛况。

清代全盛时,花船集中在山塘一带,每当夜幕降临,满湖灯火贴波红。狄黄铠有《山塘竹枝词三首》咏道:花满长堤水满塘,堤头金勒水边樯。相逢何必曾相识,半是王孙半丽娘。 ”“金阊门外水东流,载酒看花处处游。占断春光三个月,夜深还上妓家楼。 ”“一枝柔橹一枝篙,二八吴娃弄画桡。载得游人去何处,东风吹过半塘桥。 ”慕真山人的《青楼梦》第三十回,也描写了那里的情状,说是挹香或往竹船上,与美人弹琵琶、拨空篌、品箫、吹笛、鼓月琴;或往度曲船上,与美人拍昆腔、翻京调、唱南词;或往吟诗船上,与美人分韵拈阄、限题联句;或往斗彩船上,与美人替拼和、教吃张、戳台角、借牌闯。来来往往,潇洒出群,风流莫过于此。闹至下午,方始开筵,十五船十五席,席席珍馐。如此沉溺于画舫烟花之中,富家子弟钱囊倾尽是自然的事,袁学澜就发出画舫相衔七里塘,烟花倾尽富家囊。名姬晚嫁厮养卒,荡子收场普济堂的感叹。

《点石斋画报》有一则晚清苏州新闻《点缀升平》,记了当时的景象,云:苏城八景,虎阜其一也,出金阊不十里,宜用舟前。逢五八两月,城内外绅商士庶必相率往游,舟中随意点缀名花一二枝,有来自妓寮者,有载自本舟者,舟不论大小,无花即黯淡无色泽。其最巨而最华者曰灯船,日间一字儿齐泊冶坊浜口,一目无极,上灯始开筵,筝琶齐奏,声不

 

◎柳溪放艇图(清 ·费丹旭)

 

绝于耳,筵半乃发舟,衔尾进,往来山塘七里间,自西自东,周而复始,凉月输白,明星不辉,古人所谓不夜城,殆无此佳景也。劫后民力凋敝不复原,大宪病民穷,一切縻费事皆垂禁,故有其废之莫敢举也。今夏,业其业者聊为尝试,另翻新样,然亦不多,偶触所见,恍惚置身在山塘七里间矣。

山塘上的花船,形制各有不同,其中的陈设布置也有所不同,顾禄《桐桥倚棹录》卷十二介绍了嘉庆、道光年间的四种,还谈到船上的冶游情状。一是沙飞船,也称沙船,多停泊野芳浜及普济桥上下岸,郡人宴会与估客在苏贸易的,多于沙飞船中会饮。二是灯船,郡城灯船,日新月异,大小有三十馀舟。每年四月中旬,开始搭灯架,名曰试灯,过木樨市,

 

◎点缀升平(《点石斋画报》

 

 

称之落灯。三是快船,快船中较大的即灯船之亚,也以双橹驾摇,行送甚速,故名快船俗呼摇杀船。四是逆水船,该船自蓄歌姬以招待客人,可登岸追欢。这船多散泊于山塘桥、杨安浜、方基口、头摆渡等处,行驶迟缓,似舟行逆水,故俗呼逆水船。

及遭太平军战火,百业尽废。苏城光复后,妓家上岸,船菜入店,橹声消歇,灯影寥落,惟剩一堤烟月而已。直至光绪十二年(1886)夏,七里山塘又见灯船,但与过去不夜城的繁盛景象,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大约至民国时期,妓女们大多拥有了自己的花船。花船依式样大小,有大双开、小双开之别,大都停泊在阊门渡僧桥畔和胥门万年桥边。至1923年前后,花船已大为减少,凡上花船者,大都以聚宴为主,但也有叫局的。